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暗》BE部分 第八章 意外[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BE 结局部分 

~~~~~~~~~~~~~~~~~~~~~~~~~~~~~~~~~~~~~~~~~~~~~~

第八章 意外
“阿瓦达索命。”正准备继续对Grindelwald发动攻击的Graves瞬间转头,看着一道绿光飞向了Credence。
Graves本能的想要为Credence挡住所有的伤害,他转身从背后搂住了正在战斗的Credence,为他挡住了所有的伤害,只为了Graves记起的最初的约定。
Credence明显的感觉到挡在自己背后的Graves,一个撞击后,抱紧自己的手臂失去了原有的力气,Credence有些慌了,赶紧转身,甚至忘记了自己默默然的身份,忘了自己才应该是那个保护Graves的人。
当Graves为Credence挡住那道绿光的那一刻,Credence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他觉得自己的执念,活下去的勇气,和活下去的信念都消失了,即使Credence是为了复仇才出现在Graves面前的,然而这也只是Credence想要见到Graves的理由罢了。
是的消失了,同时还有心上唯一的束缚。
所有人都觉得Credence可能马上就要失声痛哭的时候,他却笑了,然而笑的所有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Credence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消失,他甚至来不及转身抱住Graves倒下去的身影。在Credence看来Graves似乎过了很久才倒下去,然而即使如此时间对于Credence来说也仿佛转瞬即逝,Graves的身体向后弯曲着,形成了优美的弓形,倒下去时,直直的砸在了大厅的正中央。“嘭”的一声唤回了Credence的意识。
Credence发疯一样的对着天大叫着,随后变成了默默然的形态,扑向了Grindelwald,对于现在的Credence来说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哀莫大于心死,Credence亲眼看着那个自己从不愿意承认的支柱,他的爱倒下去时。Graves那张略显沧桑的,却依然十分英俊的脸上再也没有表情的时候,Credence便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Credence扑向Grindelwald的动作没有人可以阻止,即使他的周围的正气师。正气师和敌人仍在打斗,熙熙攘攘,咒语四射。对Credence来讲,那不过是些毫无意义的噪音,从他们身边掠过的咒语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他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除非Graves现在站起来叫出他的名字。
看着眼前变成默默然的Credence,Seraphina无奈的打出了第一个魔咒,默默然是巫师共同的敌人,这点毋庸置疑,甚至高过Grindelwald,即使Seraphina不愿意,也没有任何的选择。
然而无论什么咒语,穿过Credence化作黑雾的身体的都仅仅留下了一个空洞,如同Credence现在满是空洞的心一样。
再也无法承受魔咒的Credence,从窗户飞出去,逃出了庄园,然而总觉得Credence化成的那团默默然,一直在回头看着大厅中间的Graves,那是他没能带走的爱啊。
Graves倒下没多久Dumbledore就回复了神智,同时Dumbledore回到了战场,负责牵制Grindelwald,同时保护Graves的尸体。
这场战斗在两方再也没有多余的人可以增加的时候,进入了最后的收官的准备。然而Dumbledore仍然没有成功,因为Grindelwald最后还是成功的逃走了。
看着躺在大厅中的Graves,Seraphina的心中同样悲伤无比。是啊,无论是谁都能听出Credence声音中悲凉,即使不认可,即使无法理解,Seraphina也一样觉得Graves可以得到幸福啊,毕竟这个共事很长时间的同事,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什么。
Seraphina准备为Graves举办葬礼,同时Graves因为并未结婚并且没有子嗣甚至养子,所以Graves家族的老宅不得不成为美国魔法过会的财务。再去进行财务清查的时候,Seraphina再一次的流下了眼泪,即使Graves已经离开了,他仍然为Credence准备好了所有的退路,Graves家祖宅并不是再也没有继承人了,Graves在看到Credence出现的时候仿佛就预料到了什么,将Credence的名字写进了Graves家族的族谱,写在了自己的旁边。
Seraphina命令正气师率先把Graves的尸体送到美国的圣芒戈进行处理,至于Credence可能会出现的情况,Seraphina并不是没有考虑过,然而在他看来,Credence才应该是送Graves的不二人选。
Graves被送入圣芒戈之后,Seraphina让两个同样受伤的正气师,一边进行治疗,一边负责照看Graves的尸体,至于其他的正气师Seraphina则是让他们继续进行追捕。
圣芒戈的停尸房里,一个瘦高的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显眼的年轻医生,走进了停放Graves尸体的房间,同时周围的医生并没有人怀疑。
努力隐藏自己的瘦高的年轻人正是Credence,Seraphina在Graves离开之后,就让自己的守护神,去了一趟Graves的公寓,没想到Credence真的回到了公寓。守护神带去的Seraphina想要告诉Credence的消息,除了让他自己小心之外,还有随后Seraphina会命令几个正气师把Graves的尸体带去美国的圣芒戈,希望Credence可以去陪陪他,同时带一套Graves的干净衣物过去。

Credence在给予Seraphina肯定的回答之后,就开始着手立刻马上了衣物去圣芒戈等着正气师们的到来,甚至没有时间关心一下自己的伤势。Credence如约而至,同时并没有任何人阻拦,让Credence跟感激Seraphina。
看着躺在房间里,再也不能开口的Graves,Credence流下了眼泪,第一次止不住的泪水,满载着Credence内心的悲伤和绝望。
泪水并没有停止,即使如此,Credence还是选择先帮Graves换一套干净的衣物,毕竟在他看来Graves从来都是风度翩翩的。
Credence拿起身边事先准备好的毛巾粘上水,清理着Graves脸上的血渍和尘土,而并不是用清洁咒,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让Graves变回了自己初见的那个高高在上有英俊潇洒的男人。Graves头上用发胶固定好的头发,已经有些因为战斗散落了下来,索性Credence把Graves头上的发胶全部洗掉,准备最后給Graves重新梳头。Credence的泪水渐渐的止住了,一件一件的把衣服从Graves身上脱下来,并没有如同两人的第一次那样,这时的Credence谨慎的过分,仿佛自己面对的是无上的珍宝。
除去了Graves身上所有的衣物,看着这个几天之前还跟自己缠绵过的人,Graves的眼泪再一次涌出了眼眶,然而无论Credence多么的悲伤,Graves都再也无法摸着他的头安慰他,或者轻声地呼唤他的名字给他承诺了。
Graves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Credence换成了新的,在Credence看来如今的Graves只是睡着了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异常,然后,Graves再也没有任何的呼吸了。
看着为了保护自己,再也无法被唤醒的Graves,Credence在他的身上哭了很久,最后Credence小心的抱着Graves的尸体,把他扶起来,为Graves梳最后一次头,大概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举行葬礼的地点无外乎是在Graves家族的老宅,同样的如果没有庄园主人的认可,没有人可以进入到保护周密,布满保护咒的老宅的,这就意味着Credence不得不再次面对失去Graves的事实。
家里的画像肃穆并且悲伤,为了他们的子孙的英勇,同时也为他的牺牲。
这是Graves家的骄傲,不仅仅指的是Graves的牺牲,也因为他坚持的信仰,即使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牺牲并不值得,哪又怎样,只要Graves觉得只得就在所不惜。
然后是葬礼,Credence因为默然者的身份,没有办法出现在Graves的葬礼上,然而作为家主,他可以选择隐藏自己,这也是Credence最大的让步了,毕竟Seraphina所做的一切都让Credence很感激。举行葬礼的地方,就在Graves家祖宅的庭院里葬在Graves家组宗室墓地里,旁边有一颗很茂盛的梧桐树,那是Graves最喜欢的一种植物。
葬礼的邀请范围并不大,仅限于Graves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和Dumbledore。但无论对于Graves还是Credence这些就足够了,真是有这些朋友的陪伴,Credence认为Graves走的才没有那么孤单。
当所有人都离去的时候,已经时至黄昏了,看着秘密的藤蔓再次生长起来遮盖起,沉睡着Graves的棺木的时候,Credence彻底陷入了癫狂。


~~~~~~~~~~~~~~~~~~~~~~~~~~~~~~~~~~~~~~~~~~~~~~

虽然我知道会有很多小伙伴想打我,但是我还是要说!!!这篇是BE结局,而且LOFTER上我只会放BE结局!!!

HE结局我写了,不过只会随书发售!!!



 


评论
热度 ( 4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