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四章 习惯[真Graves/Credence]

第四章 习惯
    带着礼物跑开的Credence一边跑着一边开心的向路人分发着传单,没想到当Credence跑回教堂的时候,手中的传单都发完了。他迅速将糖果藏起来,为了不让养母发现。假装镇定的走进了家。
    进门之后,Credence有着惊慌和胆怯,因为母亲正坐在楼梯上看着他。“母亲,我…我为了把传单…发完,回来的时…时间有点儿晚了,我…”Credence话还没有说完,Barebone夫人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对Credence说:“该吃晚饭了。”说完也不理会Credence径直走下了楼。
   “好的,母亲,我…我马上去…收拾。”如获大赦的Credence立马跑回房间将糖果藏好,然后去厨房帮忙。
    夜晚来临,Credence完成了所有的工作,坐在自己简陋阁楼的房间中,破旧的小床上,拿着下午Graves送给自己的糖果。精美的包装,让Credence爱不释手。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看到的是一个个制作的惟妙惟肖的小鸟的糖果。拿出一个放在口中,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抖落了衣服变成了一只小鸟,可以自由的飞翔,不过作为第一次变成小鸟,Credence显然并没熟悉飞行的感觉,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撞在了自己的的床上。
    五六分钟之后Credence恢复过来,他迅速的穿上衣服,坐在床上,拿着糖果。脸上尽是兴奋的红晕,他还没有从这个糖果的神奇中缓过神来。然而这是午夜的钟声响起了,Credence意识到再不睡觉明天一定不能按时起床干活那样会被母亲责罚。
    就这样Credence抱着糖果甜甜的睡去了,那糖果的甜不仅留在了他的嘴里,还有心里。
    自从上回Graves下班碰到了Credence之后,他就经常在工作不忙的时候走回家希望可以再次相遇。也想问一下他喜欢什么口味,不然他一定是自己带什么他吃什么的状态,这也太好养活了。
    就这样时间又匆匆过去了几周,马上Graves就要准备外出去伊法魔尼魔法与巫术学校进行黑魔法防御的讲座了。
    这一天Graves刻意在第二塞勒姆附近的街道等Credence回来,想在出去之前再给他一些糖果同时还带了麻鸡用的药膏,毕竟还不想让他知道魔法的事情。这样的话药膏就成了不二的选择。
    还没有到Credence每次回家的时间,但是可能是今天太过顺利Credence就已经往家走了。而在还有几条街就到家的时候,他抬头看到了Graves,同时Graves也看到了他,并向他招手。两个人走进了旁边的巷子拐角。
    “Graves先生,这个糖果超…超级好吃,而且还有…还有魔法。”见到Graves之后Credence再也忍不住心中高兴的情绪。
    “魔法,怎么可能,别骗我,这样可不好。”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Graves内心却在不停的回想哪里出了问题,給Credence带的只是一些可以治疗伤口或者可以让吃下去的人增加饱腹感以及所需热量的添加了魔药的糖果。怎么会牵扯到魔法。
    “我没…有骗人…真的…我昨天吃了…吃了您给的糖果,然后就变…变成了一只小鸟,还可以飞。”说着害怕Graves不信,准备拿出糖果吃給Graves看。
    听到这这句话,Graves拿过了Credence手里的糖盒。“金丝雀,这个糖果我没有给你买。”
    听到这话Credence的原本满脸的笑容都消失了。原本高高扬起的头也低了下来。
    看到Credence如此的失望,Graves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揪了一下。“嗯,虽然不是我买的,不过你要是喜欢可以留下,不过记住这个糖果不要多吃,你还在长身体。然后这个应该是普通的糖果这个你平时带在身上吧。”说着拿出了衣服兜里的糖果,也就是这次来找Credence的主要目的。
    听到还可以拿到糖果Credence立刻伸出手看向了Graves,虽然眼眶里还有些许的水光,不过眼中的幸福的遮盖不住的。
    低下头原本准备把糖果放在Credence手中的Graves看到的首先不是Credence眼中的幸福,而是他手上横七竖八的伤痕。Graves把糖果直接放在了Credence的口袋里,然后用自己的手抚上了Credence的手。同时眼中闪过了一抹不自知的心疼。
    而这一抹心疼被Credence看在了眼里,“Graves先生,我不疼的…没事儿,而且已…已经结痂了。”说着Credence想要抽回手把伤痕藏起来。他不想看到Graves眼中出现悲伤的情绪,哪怕是因为自己Credence也不想。
    “不听我的话了吗?”话语中并没有任何责怪的语气,反而满是心疼,在Graves看来纵然不是自己的孩子,既然决定收养就该疼爱他。
    Credence始终低着头,他害怕这些温柔都不是真实的,他怕他一抬头Graves先生就消失不见了。
    “你不抬头吗?那你可就要错过你喜欢的魔法了。”说着Graves把自己的手抚上了Credence的手,Graves的手抚过的地方,伤口都开始结痂长出了新肉,听到Graves说的Credence也好奇的抬起了头,看到这一切他的眼中满是惊奇。
    “Graves先生,这…这就是…魔…魔法?好神奇。”果然还是孩子,在意的并不是魔法时候走危险,而是满满的好奇。
    “这就是魔法,对了Credence我要去我作为教授的学院上课,会离开一段时间,刚才放在你口袋里的糖果你先吃,不用节约,吃完了我回来会再拿给你,然后这个也给你,我不在的时候不能用魔法帮你,这是麻鸡,嗯普通人用的药膏,你记得用。”说话的同时把事先准备好却没有派上用场的药膏给了Credence。
    “谢谢,先生,我…没必要…对我这…这么好。”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
    “这些你都不用在意的,我也不需要你回报我什么,对了,你平时发传单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在国会大厦附近发,那里距离我工作的的放比较近,也方便给你糖果。”想了想觉得还是告诉你Credence比较好,大概这个孩子的出现已经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了,如果这个孩子将会成为自己的弱点,那么就把他留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方便保护。
    听到Graves的话,Credence明显开心不已,毕竟那是一个离Graves先生很近的地方,那是以后可以经常见到先生的保证。
    “先生,时间…快到了…我…”抬头看了看天,Credence觉得自己该回家了,不然Graves先生帮自己治好又该受到母亲的责罚了。
    “回去吧,如果遇到的什么不开心的事,就吃颗糖,就会开心起来的,嗯这是我同事告诉我的。我觉得应该可行。”说到最后,Graves想起了Fernando说起这句话是的语气,脸上带着质疑但是还是说给了Credence听。
    “谢谢…先生…我走了…Graves先生,下次…下次见。”道别之后,Credence跑回了家。
    Graves也往自己的公寓走,而此时他心中想的却是能不能有办法让Credence真正的拥有魔法,毕竟哑炮只是体内没有流动的魔力,或许还是可以成为巫师的。他准备再去伊法魔尼魔法与巫术学校的时候向留校任教的同学请教这个问题。


~~~~~~~~~~~~~~~~~~~~~~~~~~~~~~~~~~~~~~~~~~~~~~

我偷偷的用到了玩笑糖果的设定,不要打我!!!我怕~~~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