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十七章 爆发[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

1

~~~~~~~~~~~~~~~~~~~~~~~~~~~~~~~~~~~~~~~~~~~~

第十七章 爆发
    回到家之后Credence一边工作,还努力的分心看着每一个孩子是否有异常,他不想再让Graves失望了。然而却没想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又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Credence却还是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这一天Credence跟随着母亲去了当时美国最大的报社,因为最近纽约出现了很多无法用常识解释的事情。在Barebone夫人看来一切邪恶的损坏都来自巫师,他们十恶不赦。在报社Credence低着头观察这四周,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得体一些,却没想再马上就可以离开的时候手中的传单掉落了一张,Credence正准备弯腰去见,报社社长的大公子马上要参选议员的小亨利肖蹲下捡起了传单,Credence看到有人帮自己捡起了传单,还以为会是一个善良的人,却没想到。
    “怪物。”小亨利肖的声音压的很低,然而声音里的讥讽和蔑视确是再笨拙的人都可以听懂的。
    Credence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到的确是小亨利肖蔑视的嘲笑。Credence不懂为什么要看不起自己,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自己也不是怪物,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Credence虽然转身跟着Barebone夫人离去,然而眼中却出现了愤怒,一种压抑多年无处发泄的愤怒。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的时间,Credence在街上发传单的时候,偶然看到了站在街对面的Grindelwald,随后Credence跟着Grindelwald一起进了小巷。
    “Credence你找到什么关于那个孩子的线索吗?”Grindelwald刚刚站住脚就开口询问起了默然者的信息。
    Credence走进小巷之后始终没有抬起头,听到Grindelwald的话Credence摇了摇头。
    Grindelwald可能感觉到自己可能对Credence逼得有点儿太狠了。就向Credence伸出手,希望看看Credence手上是否有伤痕,心里觉得可能帮他治伤会有助于缓和气氛。
    “先生...没事的。”说话的同时Credence习惯性的将自己的手缩到了背后。
    Grindelwald看到了Credence所有的动作,直接伸手抓住了Credence的手臂,将Credence的手从后背带出来,想着看到的Graves平时給Credence治伤的方法,用自己的手覆盖住Credence的手,抚过的地方开始结痂。
    看着Credence犹豫的看着自己,Grindelwald觉得可能是Credence找到了有可能的孩子,但是可能是担心会受到责怪,这么想着Grindelwald觉得自己可以給Credence一个魔法器物让他能够告诉自己。
    “Credence给你这个项链,如果发现了什么,攥住项链我就会到你身边的。”说着Credence伸手拿出了一个死亡圣器的项链,亲手带在Credence的脖子上,同时环住Credence的脖子抱住了他,让他自己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Credence略显紧张的枕在伪装成Graves的Grindelwald的肩膀上,Credence一直很贪恋Graves的温柔,却又害怕失去。Grindelwald退开时为了让效果很更好,甚至用手摸了摸Credence的脸,之后两人才分开。
    “Credence我记得你还有一个10岁左右的妹妹,你多留意一下,如果你妹妹要是那个神奇的孩子记得告诉我,永远记住我们是为了救他。”Grindelwald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或者说是担心Credence的决心,有对他强调了救赎。
    “先生,我会注意的,那先生再见。”说完Credence对着Grindelwald笑了笑,向家跑去,一边跑还时不时发着传单。让Credence没想到的是即使他努力的快跑回家,到家的时候时间也距离他回家的规定时间晚了很久,4夫人坐在楼梯的台阶上等着晚归的Credence。
    “母亲...我...我去找了一下集会的…场所,没想到这...这么晚了。”Credence努力的为自己解释着,虽然他觉得母亲并不会听自己的解释。果不其然Barebone夫人向Credence伸出了手。Credence只能将皮带交给母亲,并承受责罚。
    傍晚街道上华灯初上,Credence干完活被允许回房间休息,Credence看着手上的伤痕,想起了那天小亨利肖所说的‘怪物’,又想到了Graves在让自己关注妹妹时,急切的语气,难道自己就不行吗?Credence越想越觉得心中有一股愤怒交织着悲伤无处化解,心中的愤怒和悲伤慢慢的从心底溢出,化成了黑雾渐渐的包裹住了他,Credence觉得自己越来越轻,最后Credence感觉自己仿佛完全变成被情绪所控制,变成了黑雾一样,从窗户飞了出去,在街道上畅通无阻的飞着,肆意的宣泄着情绪,之后他看到了悬挂着小亨利肖巨型海报的大楼,Credence想也没有想就冲了进去,Credence觉得自己高高的举起了小亨利肖,感觉到了他的惊恐,然后把他扔在了地上,便离去了。
    回到家后Credence觉得自己心中压抑的感觉得到了缓解,便睡了过去。
    同时美国魔法国会因为这起事件变得不安起来。因为美国近期并没有默然者出现的迹象,所以美国魔法国会马上联合其他国家的巫师管理部门召开了紧急会议处理此事。
    Grindelwald在得到了Graves的手下Tina曾经提到过的,装有神奇生物的箱子后,从中找到了默默然,他希望可以通过这个神奇生物学家的口中得到有关默然者的信息,却在资料中看到了有关于邓布利多的信息,Grindelwald便不自觉的愤怒了起来。
    Grindelwald提到Modesty之后Credence就开始在家里找寻所有可能的蛛丝马迹,却没想到意外的在Modesty的床下找到了魔杖,那是Graves曾给自己看过的那种类似的魔杖。Credence想要询问妹妹这是什么,却没想到被母亲发现了,Barebone夫人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拿过了魔杖撅断了,就如同第二塞勒姆的旗帜一样,同时在Barebone夫人看来,乖巧的小女儿怎么可能是巫师,一切的错误都应该是大儿子的,便有伸手拿过了Credence的皮带,没想到的是Modesty这一次却站在了哥哥的面前。
    “母亲,那根魔杖是我的。”Modesty用自己稚嫩同时带着些许害怕的声音说出了实情。听到小女儿的话Barebone夫人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她,小女儿觉得母亲不会相信她的,就看着母亲手中的皮带,用魔力控制住了皮带,使她从母亲的手中飞出,而后飞的更远。Barebone夫人仿佛看到怪物一样,举手想要让小女儿害怕,这是同样愤怒的Credence站在了妹妹的身前,将妹妹保护住的同时,因为心中的压抑和愤怒,Credence再次变成了黑雾,扑向了母亲。

~~~~~~~~~~~~~~~~~~~~~~~~~~~~~~~~~~~~~~~~~~~~

我最近公司要忙炸了,我觉得自己都要蹦沙卡拉卡了!!!

我要是没更新你们就原谅我吧!!!

TAT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