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追求》教授生贺[卢平/西弗勒斯]

追求

各个学院的学生大概都发现了,最近医学院药剂专业的副教授莱姆斯·约翰·卢平总是围着医学专业的教西弗勒斯·斯内普转,而斯内普总是努力的躲着他。这样猫捉老鼠的游戏两人已经玩儿了有半个月了。
    直到有一天西弗勒斯终于无法忍受,卢平每天中午帮他打饭,下午等他下课,送他回家的日子。
    西弗勒斯现在正站在卢平面前想让他打消之前的念头。
    “卢平,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并不相信你之前说的话是真的,也请你放过我好吗?毕竟我们并不是第一天认识。”西弗勒斯觉得自己的话应该说的已经很明白了。
    “西弗勒斯我觉得我也应该跟你说明白了,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原来是因为你一直说自己喜欢莉莉我才没有刻意的追求你,但是现在莉莉和詹姆斯的儿子已经那么大了,你也一直没有结婚,我觉得我有希望我才跟你说明白,让你考虑的,你不喜欢我不能否认我喜欢你,如同你对莉莉一样。”这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老师,却格外的立场坚定。
    “我…”让西弗勒斯没想到的是卢平竟然如此坚定,更让他自己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能明白他心里的想法。
    “你不能拒绝我对你的追求,这是我仅存的权利了。”卢平语气坚定的宣布这自己的权利,同时也把西弗勒斯逼到了角落里,让他自己也不能躲闪掉这个问题。
    “我…我不管你了…随你开心吧。”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并不能说的过卢平,同时如同卢平所说的一样,自己并没有权利命令卢平停止追求自己。
    这次交流过后,学生们看到的场面就变成了帅气阳光的卢平教授每天围着阴虚严肃的斯内普教授转,而每天卢平教授脸上的笑容都会加深,当然相对的斯内普教授脸上的阴虚也在加深。
    但是这样的组合看在学生们的眼里并没有什么不和谐,至少是哈利和德拉科看来没有什么不和谐。
    “疤头,你能告诉我卢平教授为什么最近总是缠着我教父吗?虽然我并不是很在意原因,但是我的病理和解剖这两门课是我教父上,我每天都要战战兢兢的上课很难受啊。”同时最近的一段时间,每天下课都跟哈利待在一起的德拉科总是忍不住跟哈利抱怨。
    “王子殿下,我希望我接下来话不要吓到你。”哈利伸手揉了揉德拉科的头发,把并没有用发蜡,只是简单的偏分过去的头发搜乱。
    “疤头你快说。”把哈利的手从头上拿下来,德拉科一脸嫌弃。
    “王子殿下,卢平叔叔喜欢你教父,并且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喜欢,而且现在终于下决心开始追教授了,明白了吗?”給德拉科解释的同时哈利还不忘占便宜,看着德拉科一脸吃惊的表情,哈利明目张胆的在德拉科的嘴边偷了个吻,随后继续写作业。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哈利说着事实的时候,斯内普真好站在两人身后。
    “波特,是谁教导你在背后议论教授的?还有你德拉科你怎么总是很波特混在一起?今天课下的病理作业多加两种病情,你自选。至于你波特…”斯内普刚准备继续说下去,卢平及时出现救了他一命。
    “西弗勒斯你原来在这里,我已经打好饭了,走吧咱们去吃饭。”不由分说拉着斯内普就跑了,走之前还不忘回头对哈利眨眨眼睛。
    看着教父终于被卢平教授拉走,德拉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了哈里的肩膀上。
    “我跟你说疤头,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我教父突然出现在背后更可怕的事情了,我决定帮卢平教授追我教父,为了我的心脏着想。”德拉科真的是有点吓坏了,以至于他跟本没有在意,放在自己腰上的哈利的手。
    然而,斯内普如果要是能未卜先知他就不是医生了,而应该是个神父。
    “卢平,能不能不要在校园里拉着我乱跑。”直到卢平拉着斯内普的手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他才感觉想起要甩掉卢平的手。
    “西弗勒斯我如果不拉着你快点儿跑回来,难道你还希望我跟你慢慢跑步回来,你要是不介意学生的眼光我是很乐意奉陪的,不过你确定午饭凉了你不介意?”卢平每次说话总是可以抓住重点,让斯内普无法反驳。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斯内普总会在自己无法反驳的时候,选择无视这个问题。
    当然卢平也很乐意随着斯内普忽略这个话题,毕竟这只能表示这个问题让斯内普无法顺利的解决了,那么卢平又多知道了一些关于斯内普的弱点。
    当然对于卢平来说,自己还有一个强大的信息来源,那就是哈利,哈利总会帮自己从德拉科那里打听有关斯内普的事情。毕竟自己追到斯内普对于他在马尔福家的处境也会好好多。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学期末,所有人都在忙着复习和很教授借实验室练习的时候,哈利跟德拉科却蹲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帮卢平。
    果然是学霸不知道穷苦老百姓的苦啊。就连其他几个学院的两人的好友都分分过来帮忙出谋划策。
    这天下午,又到了每个月德拉科来参加斯内普的解剖及标本制作的实践时间了。
    同样哈利早早的叫卢平等在解剖室的门口。
    当斯内普带着德拉科来到解剖室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教室门口的卢平。
    “卢平,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在解剖室的门口看到你吗?我如果没记错你好像不负责这门课程吧?”斯内普有点儿生气了,因为这个时间难得的没有卢平的打扰。
    “西弗勒斯,我知道给个教室跟我的课程没有关系,但是你给学生做完身体器官标本之后会想休息的,我就提前过来等你,你放心我并不会打扰到你的,我保证,而且我还可以帮你配福尔马林液。”卢平说着哈利早就帮他想好的应对的台词。
    听了卢平的话斯内普觉得确实也没有什么问题,他也早就习惯了平时工作生活当中,陪伴着自己的卢平。
   “那好吧希望你不会妨害到我和德拉科工作。”说完之后斯内普便不再看卢平,而是开始去給德拉科分配给他的任务。
    卢平看斯内普不再理会自己就开始坐下等着斯内普处理完,同时目光一直锁在他身上。
    同样的斯内普也因为能感觉到卢平的目光,而觉得有些手足无措。整个解剖的过程还算顺利,当然如果没有小插曲又怎么帮助卢平。
    德拉科冒着被教父的毒液喷洒一个小时的代价,在解剖的最后时刻,非常不小心的因为滑倒没有拿住手术刀,而使得它飞向了自己的教父。
    “教父小心。”当然即使知道卢平一定回去挡住解剖刀也要让教父知道这件事情,不然自己真的就死无全尸了。
    当然,卢平怎么会让斯内普受伤。不过很尴尬的是,当卢平为斯内普挡住刀子的同时,不小心把手放在了斯内普的腰上,而斯内普原本还在愣神,腰上突然出现的触感,引起了他非常强烈的反应。
    可怜的趴在斯内普身上的卢平,受到了二次创伤,不仅腰磕在了身后的解剖台,而且背上的手术刀因为撞到了身后的承重台,导致刀子更深的刺入了伤口。
    “卢平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还有德拉科你怎么趴在地上,这不符合礼仪。”斯内普有些被气到了,当然我罪魁祸首还是卢平。
    “教父,刚才我不小心滑倒了,手里的解剖刀飞了出去,是卢平教授帮您挡住了刀子,但是你推了卢平教授一下,好想更严重了。”德拉科一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基本上不存在的土,一边看向一旁可怜的卢平。
    听了德拉科话,斯内普有些惊讶,伸手去拉卢平,卢平当让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用没有受伤的一只胳膊搂住斯内普的肩膀。
    “西弗勒斯,刚才我的腰磕到了,能麻烦你稍微扶我一把吗?”听到卢平的话,斯内普自觉的量胳膊放在了卢平的腰上。并且让卢平靠在自己瘦弱的身躯上,为他分担重量。
    当然,去了校医室就意味着要受到医疗室女暴龙啊不是庞弗雷夫人的怒吼。
不过听过解释之后庞弗雷夫人还是很仁慈的没有吼他们,而是帮卢平优先处理了伤口。
    “西弗勒斯,外面还有几个学生刚才上课摔伤了,我去看看,具体的注意事项你应该也知道,我就不跟你多说了。”可能因为太忙了,帮卢平上过药进行简单的缝合之后,庞弗雷就把卢平交给斯内普看护了。
    “好的,庞弗雷学姐麻烦你了,我会注意的。”看着匆匆离去的学姐,斯内普仿佛回到了,当年学姐刚毕业留校,自己跟詹姆斯他们打架的日子。
    随即斯内普想起了,那时候卢平从来都是劝架,或者帮助自己的,即使他嘴里说的永远都是:打架违反校规,詹姆斯这样不好。但是卢平却永远都是在保护自己。
    “卢平…这次…谢谢你…”这大概是斯内普最大限度的让步了。
    “西弗勒斯,只要是为你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说着卢平把手放在了斯内普的手上。
    “其实卢平,我一直想问你,你最近说话的方式有点儿像詹姆斯,要不是因为詹姆斯实在是分身乏术,我会以为你是他假扮的。”其实斯内普并不认为这些话会是温文尔雅的卢平会说出来的。
    “其实我在决定追你之前,是跟大脚板和尖头叉子他们商量过的,他们给我进行了培训,虽然我觉得这么说话有点儿别扭,但是你确实脸红了,证明还是有效果的。”看着眼前的斯内普,卢平终于敢说出真相了,因为他确定现在的斯内普已经可以接受自己了。
    “其实…我还是…喜欢…原来的你…所以…”大概是是在说不出更多的情话了,斯内普付诸于行动。低头亲了一下卢平的嘴角。随后如同逃命一样的想要离开医务室。
    但是卢平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他离开,卢平好歹原来跟詹姆斯他们经常打球,即使现在,身上的肌肉而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而斯内普却是因为家庭原因长期的营养不良,即使他现在已经无牵无挂自己一个人了,也还是补不回来。
    这样悬殊的体格差异,导致卢平伸手去拽斯内普的时候,他直接趴在了卢平的身上,害得卢平的后背又在墙上撞了一下。
    “卢平,你没事吧。都受伤了你还不老实。”斯内普趴在卢平的怀里有些不敢动了,怕在害他碰到伤口。
    “西弗勒斯,我可以叫你西弗吗?其实不能怪我,你想想你亲了一下嘴角就跑,我怎么可能放你走?”说着卢平终于在他的脸上又挂回了代表性的人畜无害的微笑。
    西弗勒斯趴在卢平的怀里闷声闷气的说到:“你随便吧。”当然卢平的手再也没有松开。
    这件事情学校里知道的人不多,当然这些不多的人就包括了,学校学霸小分队的各个成员,以及马尔福一家和卢平的狐朋狗友们。
    虽然在学生们眼里两个教授的相处模式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但是哈利和德拉科却知道知道,卢平每天中午再也不用跑着去食堂排队,給斯内普打他爱吃的菜,同时斯内普每天上班的时候都会带着两个一样的饭盒放在办公室的冰箱里。而在斯内普面前,卢平又恢复了原本的温文尔雅。想想这样其实也不错。

~~~~~~~~~~~~~~~~~~~~~~~~~~~~~~~~~~~~~~~~~~~~~~

首先我要说的是无论什么时候,我教授都是我的最爱!!!

无论什么时候!!!

其次教授生日快乐!!!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