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三十七章 骑马[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番外

1 2

~~~~~~~~~~~~~~~~~~~~~~~~~~~~~~~~~~~~~~~~~~~~~~

第三十七章 骑马
    时间永远是过得飞快的,转眼Credence已经上学一年了,而今天正是Credence放假回家的日子。
    早早的Credence就换好了衣服,等着集体去火车站的时间,同样的行李也是提前送上火车的,同时宿舍是要基本收拾干净的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个学期是不是还能住在这个宿舍。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是Credence所思考的事情了,现在对于他来说回家去找Graves才是最重要的。
    坐上火车,Credence和Bard一起坐在一个车厢里,Bard终于找到空闲的时间可以问Credence跟Graves的关系了。
    “Credence我要问你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快告诉我你跟Graves教授到底什么关系?”Bard背负着学院所有人的希望,被派过来特意负责询问Credence。
    “我跟Graves是叔侄关系,Graves跟Fernando爸爸是远房亲戚。”Credence说着自己跟Graves最简单也是大概所有人都知道的关系
    “普通的叔侄关系你会在学院的大厅站起来叫Graves教授?而且首先基本上没有人知道Graves教授和马尔福家的关系,其次你虽然性马尔福,但是你却不是马尔福家一贯的铂金色头发和灰蓝色的眼睛,这让很多人都在质疑马尔福家的传承。”Bard非常有条理的说着学姐们告诉他的各种各样疑问。
    “Bard这些话可不是你能说的出来的,是不是学姐们想知道什么?。”Credence听着Bard说着跟他平时并不相符合的话,觉得可能这不是一个人的疑问。
    “这当然,不光是学姐,我可是代表咱们学院跟你谈话,你可要认真对待。”Bard理直气壮的说着,不过他早就想到了Credence会这么问。
    “好吧,估计你还是主要代表的咱们学院的学姐吧,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Credence大概明白过来以后,也不怎么在意,毕竟有些关系现在告诉他们比一直让他们猜测要好,至于有些还是等着Graves自己说吧。
    虽然Credence表现的很坦然,但是他自己心里思索的时候,却不自觉的脸微微有些红了,这让坐在对面的Bard有些意外。
    “那我就继续刚才的疑问,关于马尔福家从来一贯不变的传承,你姓马尔福但是你的发色和眼,快解释一下。”Bard迅速的继续着刚才的问题。
    “其实我原本并不姓马尔福,这是Fernando爸爸收养我之后,我才改姓马尔福的,就是这么回事。”Credence说着对于自己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并没有任何芥蒂的告诉着自己的好友。
    “原来是这样啊,Credence谢谢你帮我完成了学姐的任务,看来我可以好好的活着了。”Bard安心的靠在了座椅靠背儿上。
    重点的问题解决之后,两个人就放松的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的闲聊两句,火车就到了纽约。
    火车还没有挺稳Credence就迫不及待的走向了车门,当然各学院的男女级长和学生会主席,早就分散在各个车门,负责维持秩序了。
    而Credence也不是第一个站在门口的人,不过火车缓缓进站的时候,Credence看到了站在远处的Graves。等车门打开Credence首先跑向了Graves。根本没有在意自己没有拿的大件行李箱。
    “Credence欢迎回家。”看着扑倒自己怀里的Credence,Graves这样说着欢迎词,同时也抱住了Credence。
    “我回来了先生,我是不是该去拿箱子了。”等Credence抱够了,才想起自己的箱子。
    听了Credence的话,Graves笑了笑,带着Credence往一年级的行李处走去。这样安排是为了防止学生在火车上没有时间去拿行李,同时担心女生和低年级的学生拿不动自己的箱子。
    到了行李存放处,大部分人的行李都已经拿走了,所以Credence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箱子,同时看到了也在拿箱子的Bard,打了招呼之后两人就各自回家了。
    到家之后Credence拉着Graves的衣服外套,垫着脚亲了亲Graves的脸颊,然后拎着自己的行李箱紧了卧室。
    看着挪动大箱子的Credence,Graves果断选择的跟在Credence身后,并对箱子失踪了漂浮咒,为了方便Credence行动。Credence感觉手里的重量消失之后,也回头看了看Graves。
    “Credence我现在给你演示几个对你平时,可能比较有用的魔咒。”说着Graves拿出了自己的魔杖,为了避免Credence目前就开始尝试无杖魔法,Graves伸手打开了箱子。
    首先使用漂浮咒让衣服和课本从箱子飞出,将课本放置在书架上,确保他们按照大小排列整齐。随后将衣物分类,并将需要清洗的衣物使用魔杖控制,运用适中的比例将水和洗衣粉混合,然后不用手而是用魔法控制衣物自行清洗。同时让衣物自己飞进衣柜挂好。
    “Credence你可以通过对于几个简单魔咒或者多件物品的控制,进行魔法力控制练习,这有助于你提高魔力。”说话的同时Graves决定再告诉Credence一件事情。
    “Credence我想说,做这种事情,可以直接用魔力控制他们解决,但是记住一点儿魔药一定要认真对待亲力亲为。”说着Graves用魔力控制着面粉干果之类的食食品,制作着晚餐需要的果酱面包。
    当然在Graves給Credence展示魔法的同时,Credence也在自己尝试着魔法,不过Credence却总是不能一次控制两个以上的物品或者魔咒。Graves则是一边控制魔法一边帮Credence收拾残局。
    虽然,场面有点儿混乱,甚至Credence弄得两个人都是一身的面粉,不过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对于Credence和Graves来着这种经历都是第一次。
    两人吃完饭之后,看着身上的面粉果酱都笑了,Credence还不死心的用手在身上蹭了点儿面粉,伸手在Graves脸上画了个猫脸,随后笑着跑进了浴室。
看着跑开的Credence,Graves只是笑着摇摇头,便走进了自己常用的浴室,也去进行清理。
    Graves洗漱之后,觉得Credence应该已经要就收拾好,在床上躺好了,然后放他走进房间的时候,却发现床上没有人,Graves有些慌张了,连忙走向Credence的浴室。
    “Credence你在哪,回答我。”Graves随手对着浴室门施展了一个阿拉霍洞开,闯了进入。看到的确实满屋子的水雾和水雾后Credence的身影。
    “先生…我…你…我…您先出去…我就好。”Credence结结巴巴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想让Graves出去,不过Graves看到的确是一丝不挂的Credence,正抱着浴巾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
    “Credence你今天怎么洗了这么久?”Graves有些困惑,不过还是先问一下Credence的情况,同时随手拿过了一块儿浴巾裹住了Credence。
    “先生…我…我…刚才太着急…忘…忘了拿浴衣…”Credence终于磕磕巴巴的说出了。
    看着怀里的Credence,Graves非常没有形象的笑了起来,同时抱着Credence走向了卧室。
    “先生…您…您先…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的…”Credence挣扎的一样从Graves的怀里出来,可以自己走回去。
    “Credence还是我来吧。”说着的同时Graves随手召唤来了一套Credence的睡衣,让Credence在薄毯子里换上。
    Credence换完衣服就用毯子盖住了自己的脸,假装鸵鸟。Graves也就随他去了,熄了灯搂着Credence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两人都假装事情没有发生过,只不过Credence看到Graves就会不自觉的脸红。
    “Credence,一会儿你收拾一下需要带的衣物,还有Michelle帮你定的骑装,我带你去别院住一周教你骑马。”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说到。
    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即可放下手里的盘子,如风一样的跑去收拾衣服,同时还不忘把Graves嘱咐的衣服准备好。
    看着跑开的Credence,Graves也只是默默的笑了笑,不管提醒多少次Credence在自己面前都还如同孩子一样,至于礼仪反正都是在自己面前无所谓了。
    收拾好之后,两人就直接从家里移形换影到了别院,因为两人都在庄园中心进行了记录,所以这回两人直接移形换影到了客厅。
    同样家养小精灵Fried,早就在大厅恭候多时,同时接过了两人的行李,在楼上的房间放好,顺便向Graves禀报茶点自己餐点的准备情况。
    随后Graves让Credence上头准备一下自己的骑装,等下先带Credence去熟悉一下马匹。
    当Credence下楼的时候,Graves是有些看呆了的。
    白色的立领衬衫,双排扣的黑色短西服,配上白色的马裤,还有黑色的到膝盖的马靴。衬托的Credence整个人格外的帅气,同时为了方便佩戴保护头盔Graves将Credence的头发梳成了背头,并固定好。看着眼前的Credence,Graves仿佛觉得自己可以预想到将来的Credence会是如何的美丽。
    同样为了教导Credence,Graves也换上了自己的骑装,同样出自Michelle手笔,所以款式基本是一样的,只不过立领变成如同的花领衬衫,Graves并没有带领带,而是换上了黑色的领结,上身的双排扣西服也换成了带花边和精美暗纹的燕尾服,至于裤子变成了普通的白色西服裤,搭配了带装饰扣的马靴。
    还好是在私人庄园里不然两人的装束,早就迷倒周围无数的少男少女了。然而两个人对于自己的魅力,却没有任何的自觉。
    Graves看了看确定Credence身上的护具都没有都没有问题之后,就将Credence带到了马棚,其实让Credence很惊讶的是Graves的庄园怎么会有马,毕竟Graves是巫师,不过Credence不知道的是Graves家和马尔福家一样除了在巫师界可以呼风唤雨以外,在麻鸡的社会里也都拥有爵位。所以上流社会该学会的Graves还都是一样不落的。
    Graves先是找了一匹相对小一点儿的马,让Credence尝试一下,随后让Credence简单的跑了一下。同时Graves的目光一直没有从Credence身上移开。
不过Credence对于骑马的天赋还是让Graves很骄傲的。看着Credence可以熟练的自己控制马匹,Graves也上马跟在Credence的马后面。两个人就这样在马场里信马由缰。Credence也在马上越来越熟练。
    随后的几天时间Graves逐渐的将Credence骑的马逐渐往强壮的体型上换,让Credence逐渐适应马的体型和力量,为的就是让Credence在开学之前先熟悉马匹,毕竟学校准备的马匹大小可是不一定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练习一边的过完了在别院的一周,至于这个暑假Credence在家里继续练习魔法,不过代价确是家里经常被Credence因为希望尝试魔法而不小心破坏。
    但是Graves非常的愿意支付这种费用,毕竟只要Credence愿意Graves都会帮他的。

~~~~~~~~~~~~~~~~~~~~~~~~~~~~~~~~~~~~~~~~~~~~~~

相信我!!!我没有丢!!!我也没有弃坑!!!


我就是周末去商量cp寒假外景的事情,偷懒了一个周末!!!


未来的一个月我努力做到日更尽量吧这篇完结,不过我要是没做到不要打我!!!


爱你们~~(づ ̄3 ̄)づ╭❤~


晚安~~~

 


评论 ( 2 )
热度 ( 29 )
  1. AlecNights天蛰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