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四十章 学院杯[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番外

1 2

~~~~~~~~~~~~~~~~~~~~~~~~~~~~~~~~~~~~~~~~~~~~~~


第四十章 学院杯
    四年级第一学期的时候,Graves终于松口同意Credence提出的参加学院的魁地奇球队的选拔的请求,其实Credence也跟着Graves一起去也去看过魁地奇世界杯,但是Graves其实一直担心Credence会在比赛中受伤,毕竟魁地奇是巫师世界唯一一个存在合理冲撞的运动。
    当然无论怎么样Graves肯定是会带着Credence去购买最新最快的扫把,让Credence可以相对来说更安全的。因此今年Credence上学的行李箱中除了上课的课本,平时的衣服,还多了一把光轮1900,这可是目前飞的最快的扫把,希望Credence可以成为找球手的Graves当然会给他买最好的。
    至于上火车之前,临别的吻自然是少不了的。
    到了学校第一个周末的时候,所有希望参加球队的3年级以上的学生,都被集合到了一起,球队的队长是六年级的Benedict White,因为七年级要面临毕业考试N.E.W.Ts以及类似于成人礼的圣诞舞会,因此七年级早早的就卸任或者退队去准备毕业。
    选拔的集合时间是早晨9点钟,时间越来越近了,Credence跟着几个同样希望可以参加学院魁地奇球队的同学一起离开城堡,朝朝阳中的魁地奇球场走去。几百张掎子高高地排放在周围的看台上,使观众都能看见球场上的情况。球场两端各有三根金制的杆子,顶上带着圆环。虽然很像吹泡泡用的管,只是它们每根都有五十英尺高。 
    运动能力极差的Credence的室友Bard也来帮他加油,然而作为后援团的Bard有些不厚道的带了零食和饮料过来观看选拔,这让Credence很想打他一顿。
    “所有希望参加的人都来了吧,虽然你们应该有不少人都不是第一次接触魁地奇,但是我还是要向你们介绍一下规则,之后会是你们思考自己想要报名选拔的位置的时间。”说话的正是Benedict。他胳膊底下夹着一只很大的木板箱,所有人都站到了他周围。他打开木板箱,里面是四个大小不等的球。 “好了,是这样,魁地奇球的规则很容易理解,尽管玩起来并不容易。每边七个人,其中三个被称为追球手。”这时Benedict拿出一只足球那么大的鲜红的球。 “这个球叫做鬼飞球。追球手互相传递鬼飞球,争取让它通过一个圆环,这样便可以得分。鬼飞球每次通过一个圆环,就可以得十分。每边还有另一个队员,叫守门员—— 我就是咱们学院的守门员。我必须在我们的圆环周围飞来飞去,为的是不让对方得分。与追球手和守门员相关的就只有鬼飞球。明白了吗?”围在一起的学生都点了点头。
  “至于剩下三个球,我现在就演示给你们看们。看清楚了我拿的东西。” 他拿起一根小木棒,有点像棒球的球棒,不过稍微短一些。 
    “我来让你看看游走球是做什么用的。这两个就是游走球。” 他将木棒夹在腋下,拿起了看两只一模一样的球,它们黑得发亮,比刚才的红色鬼飞球略小一些。学生们注意到,它们似乎在拼命挣扎,想摆脱把它们束缚在箱子里的皮带。 
    “所有人都散开一点儿往后站。”Benedict提醒着众人,他弯下腰,松开一只游走球。 
顿时,那只黑球嗖地蹿上半空,然后径直朝Benedict的脸脸上打来。Credence看着球快要到达Benedict面前的时候,Benedict迅速用短棒将他拦截,打得它重新左拐右拐地蹿向空中,它在他们头顶上呼呼盘旋,然后又再一次突然朝Benedict冲来。Benedict猛地伸手罩住它,把它牢牢抱在了怀里。 
    “看到了吧?”Benedict喘着气说,一边使劲把游走球塞进木板箱,用皮带结结实实地拴好。“游走球飞来蹿去,想把选手们从飞天扫帚上打落。所以,每一边还有两个击球手,他们需要相当的默契,他们的工作是保护我方球员不被游走球打中,并把游走球击向对方球员。所以你们都听明白了吧?” 
  Benedict又把手伸进木板箱。拿出第四只也是最后一只球。这只球与鬼飞球和游走球相比,显得很小,约摸只有一只核桃那么大。它金灿灿的,还有不断扇动着的银色小翅膀。 
  “这个就是金色飞贼,也可以叫他金探子,是所有球当中最重要的。谁都很难抓住它,它飞得像闪电一般快,根本看不清。找球手的工作就是要把它抓住。找球手必须在追球手、击球手、游走球和鬼飞球之间来回穿梭,赶在对方找球手之前把它抓住。如果哪个队的找球手抓住了金色飞贼,他的队就能额外赢得一百五十分,差不多就是稳操胜券了。只有当金色飞贼被抓住时,魁地奇比赛才算结束,所以有时候一场比赛会持续好多日子,我想最高记录大概是三个月吧,他们不得不找替补队员上场,把球手们换下来睡一会儿觉。 行了,就是这样你们还有问题吗?” 随后所有人都摇摇头。
    “今天的讲解就到这里,我希望你们回去都认真的思考,明天同样的时间,希望继续参加选拔的人记得来操场告诉我你们的选择。”Benedict看向所有的人,希望明天还能有同样多的人出现。
    Credence走在人群的最后,思考者自己应该选择什么位置,他显得很迷茫。
    “Credence,你是在思考自己应该选择的位置吗?”Benedict看着走在队伍最后的Credence,关心的问到。
    “Benedict学长,我并没有怎么玩儿过魁地奇,而且我只去看过一次比赛,我不是很清楚我适合什么位置。”Credence如实的告诉Benedict,在他看来这个学长其实还是很好相处,因为他看起来很善良。
    “其实Credence我给你的意见是你可以去问问Graves教授,虽然教授原来是猫豹学院的追球手,你的体型不一定适合,但是教授如果没有进去魔法国会工作,可能会成为职业选手,代表美国出战了,毕竟不得不承认教授只最棒的追球手。”Benedict非常客观的评价了Graves。
    “谢谢学长。”听完了Benedict的话,Credence飞快的跑回宿舍准备去跟Graves通话。
    回到宿舍之后,Credence直接拿出双面镜跟Graves进行通话,显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Graves正在解决自己的午饭。
    “先生,我今天去参加了学院的魁地奇球队的选拔,学长让我回来找你商量我应该考虑什么位置。”Credence着急的说着自己询问的内容。
    等到Credence说完,Graves基本上已经吃完了面前的食物,连同Credence提出的问题也考虑清楚的差不多了,便开口说道:“Credence,Benedict应该已经给你们具体的讲过规则了,追球手和守门员是需要有一定的体型,因为在正是的比赛中会出现撞击。击球手对付游走球需要非常的灵活,和过人的臂力。至于找球手出了速度还需要非常敏锐的观察力。你觉得自己更合适什么,就你目前所拥有的才能而言。”Graves最后还是将问题丢回给了Credence,希望他可以发现自己身上的优势。
    “先生,我觉得我大概更适合做找球手,我相信自己的观察力,虽然我不一定是飞的最快的。”Credence看着双面镜,自信的说着。
    “Credence有人说你飞的不快吗?你可是可以飞的跟我不相上下的。”Graves除了相信自己的实力,大概还有些护犊子的嫌疑吧,毕竟自己的媳妇儿还是需要自己疼的。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开心的笑了。
    第二天的时候,Credence同样的时间拉着Bard跟他一起去了魁地奇球场,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昨天大约加起来有将近30人的选拔队伍,今天还剩下15人左右,大部分人可能是担心冲撞选择了退出。
    “这样的结果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毕竟魁地奇是唯一一个可以出现正常伤害的巫师运动,同时我很高兴还有这么多人留下。我先来说一下我们今年需要一个新的找球手、一个击球手、两个追球手,因为七年级的学长离开球队的原因。”至于剩下的时间,Benedict开始带着分好组的新队员进行测试,和练习。
    不出所料的Credence最终为自己赢得了找球手的位置,同时还得到了Benedict的赞赏。选拔结束之后,Benedict拉着Credence边走边询问:“Credence如实交代,是不是假期的时候Graves教授给你做了什么特殊指导,不然你怎么可能飞的这么完美。”Credence的飞行技巧让Benedict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假期我们一起去别院玩儿的时候,先…嗯…教授曾经拿出过金探子给我玩儿,不过他并没有告诉我那是什么。”Credence如实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听了Credence的话,细心的Benedict发现,Credence的话中总有些东西让自己细思恐极,比如假期两个人一起,很早就一起玩儿过,看来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啊,Benedict在心中细细的盘算着怎么利用Credence的关系让Graves教授来指导一下学院队的魁地奇练习。
  也许是因为现在太忙了, 除了各学科布置的课下作业和选修课的作业,还有每周三个晚上的魁地奇训练。 所以,当Credence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伊法魔尼已经整整待了两个月时,他简直感到难以置信。因为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思念Graves。
  进入十一月后,天气变得非常寒冷。学校周围的大山上灰蒙蒙的,渐渐开始覆盖上了冰雪,学校附近唯一的湖面像钢一样又冷又硬。从楼上的窗口可以看见的周围的景物全都躲在雾气的后面。
  学院间的魁地奇赛季开始了。新入选校队的几个学生,经过几个星期的训练,星期六就要参加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比赛了,是猫豹学院队对地精学院队。当赛程安排张贴出来的的时候,Credence心底默默的松了口气,毕竟第一场自己可能上场的比赛,就要对阵猫豹学院,还好Graves没有到场,不然真担心他会不知道给哪一方加油。
    地精学院的球员几乎都看到过Credence在练习场上飞行的样子,他们觉得Credence的加入至少給他们赢得最终的胜利增加了50%的机会,至于剩下的50%他们都一样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毕竟如果前期输的比分太多,就算是最终得到了金探子赢得150分也不会赢得最终的胜利。
  为了能更加了解魁地奇,Credence在下课后,本就不多的时间里挤出了很大的空间,为的是通过看书让自己知道更多有关魁地奇的历史,至少现在他知道了魁地奇比赛有七百种犯规的办法,而它们都出现在一四七三年的一场世界杯比赛中;找球手通常是个头最小、速度最快的选手,最严重的魁地奇事故似乎都发生在他们身上;尽管魁地奇比赛时很少有人死亡,但据说裁判经常消失得无影无踪,几个月后才出现在撒哈拉沙漠。 
  第一场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地精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闹哄哄的。Credence正拉着Bard坐在壁炉旁边的桌子上写着作业,时不时会有同学院的学生来跟Credence说着鼓励的话,虽然Credence知道大家是关心他,然而因为过度的关系,Credence觉得自己越来越紧张。
    直到他实在是无法忍受为止,Credence跑回了寝室,通过双面镜呼喊着Graves,希望他可以陪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儿,Graves从没让Credence失望过,除了陪伴,Graves还告诉了Credence一些赛前的注意事项,这让Credence觉得很有帮助,等到了该睡觉的时间,Graves再次叮嘱了Credence一些注意事项,就让Credence早早的去睡觉了。
    至于Credence一心想着比赛,完全没有意识到Graves跟他聊天时,所在的地点正是伊法魔尼Graves的专属办公室。
  第二天一早,天气晴朗而寒冷。餐厅里弥漫着烤香肠的诱人气味,每个人都期待着一场精彩的魁地奇比赛,兴高采烈地聊个不停。 
    即使Graves叮嘱过Credence,比赛之前一定要吃东西,然而Credence还是紧张的什么也吃不下。
  “你必须吃几口早饭。” Bard的语气不容抗拒。
  “我什么也不想吃。”Credence看着面前的食物没有一点儿食欲。
  Credence的感觉糟透了。再过一个小时,他就要走向赛场了。“Credence,你需要保持旺盛的体力,Graves教授早就猜到了所以,你看这是什么?。”Bard献宝一样的拿起一个餐盒,里面放着的食物让Credence感动不已。那些是他在家时,最爱吃的Graves亲手做的晚餐,虽然并不华丽,也没有学校名字的早餐这么丰盛,但是那是Graves的爱。
Credence开心的抱着餐盒吃了起来。同时Credence的表现让周围的学长们都松了口气,Bard则是完成任务一样,向大门口的方向敬了个礼。
  到了十一点钟,似乎全校师生都来到了魁地奇球场周围的看台上。许多学生还带了双筒望远镜。座位简直被升到了半空,但有时仍然难以看清比赛情况。 
  Bard走到了自己学院看台队最高处,和七年级的学长们会合,因为Credence的原因,最近Bard经常跟七年级的学长们一起观看训练,也熟悉了不少。当然,地精学院也有专门的球队拉拉队,有人装扮成地精的样子,有人负责高举横幅,每一份呐喊声,都让Credence倍感压力。
  与此同时,在更衣室里,Credence和其他队员正在换上他们专属的的魁地奇队服。
  Benedict清了清嗓子让大家安静下来。 “好了,伙计们,是时候了。这个重要的时刻。我们大家一直在等待的时刻。这里站着的会是地精学院这么多年来最好的一支队伍;我们会赢的,我相信。要不有你们好受的。好了,时间到了。祝大家好运。” Benedict说完话后,看向了所有人,大家都会意的围成了一个圆。
    “必胜~”Benedict大声的喊到。
    “地精学院”所有人都努力的高喊着学院的名字,因为这是他们的骄傲。
  Credence跟随着球队其他队友走出更衣室,然后走向欢呼鼎沸的球场,他希望自己的膝盖不要发软。 
  学校负责教授飞行课的Anderson夫人做为裁判。她站在球场中央,手里拿着她的飞天扫帚,等待着双方队员。 
  “听着,我希望大家都公平、诚实地参加比赛。”队员们一聚拢到她身边,她就说道。Credence注意到,她的这句话,似乎是提醒猫豹学校的学生,因为猫豹学院的即使是找球手也看起来非常的强壮。当Anderson夫人说完注意事项之后,Credence抬头看向了自己学院的方阵,他看到了为自己所在的球队加油的横幅,即使不单单是为他加油的,他的心也觉得充满了勇气。 
  “请大家骑上飞天扫帚。” 
  随着Anderson夫人的声音,所有人都跨上了自己的扫把,Anderson夫人使劲吹响了她的哨子。 十五把飞天扫帚拔地而起,高高地升上天空。比赛开始了。 
  “鬼飞球立刻被猫豹学院的追球手拿到,那个叫做Flora的姑娘,不仅是个出色的追球手,而且长得还很迷人。” 学校全名的特约魁地奇解说Lodea收到了无数教授的白眼。
  “她在上面真是一路飞奔,一个漂亮的传球,给了她的队友,她是Benedict慧眼发现的人才,毕竟去年她还只是个替补队员,她想要把球传给同学院的Donahue。糟糕猫豹学院的Dick把鬼飞球抢去了,猫豹学院队的队长Dick得到了鬼飞球,飞奔而去Dick在赛场上面像鹰一样飞翔着,他要得分了。可惜没有他没能突破地精学院队的守门员同时也是队长的Benedict的防线,Benedict一个漂亮的动作,把球拦住了,现在是地精学院拿球。接到球的又是地精学院队的追球手漂亮的姑娘Flora,然而在球场上空,在Flora周围Dick敏捷地冲来冲去,希望可以重新得到球权。哎哟,那一定很疼,被一只游走球击中了后背,鬼飞球被猫豹学院队抢断了,得到球后Dick飞快地朝球门柱冲去,但是他被另一只游走球打到了,游走球被地精学院的Gavin拨到一边,那两个小子虽然开始配合只有两个月,却默契十足,地精学院队的击球手干得真漂亮。Flora坚强的姑娘又夺回了鬼飞球,前面没有阻力,她拼命飞奔着,真像是她自己在飞一样。她躲开一只游走球,球门柱就在前面,猫豹学院的守门员俯冲过来,然而书漏过他的防御,地精学院队得分了!”.地精学院的方阵中传出阵阵欢呼声,在寒冷的天空中回荡着,其中还夹杂着地精学院的怒吼和呻吟。 
“学长,金探子还没有踪影吗?”Bard有些着急的问这。
  “没看见,”七年级的学长Lawrence说,“至少两对的找球手都还没什么要做的。” 
  “只要Credence没有被打到就好,毕竟魁地奇看起来还是太危险了,”举起望远镜,Bard费力地看着空中的一个小点,Credence。 
  Credence在很高的空中,在赛场上方轻盈的飞来飞去,努力的让自己的视野开阔起来,眯着眼睛搜寻金探子的影子。
  Flora得分后,Credence向着那位学姐挥了挥手,表达自己喜悦的情绪。现在他又回去寻找飞贼了。有一次,他突然看见金光一闪,但很可惜这只是Benedict的手表不小心出现的反光;还有一次,一只游走球决定朝他这边冲来,那样子就像一只炮弹,但是这并不能对Credence造成什么威胁,Credence轻松的躲开了攻击,同样地精学院的击球手追了过来。
  “没事儿吧,Credence?”Gavin向Credence的方向喊了一声,就狠狠地把球打向了猫豹学院那边。 与此同时猫豹学院的击球手只顾扭头看从他左耳边飞过的一道金光,把鬼飞球漏掉了,人群中传出一片窃窃私语。 
  Credence看见了金飞贼。他心里一阵激动,俯冲下去,追逐那道金色的虚影。与此同时猫豹学院队的找球手Rosalind也看见了金探子。两人并排朝金探子飞奔而去,追球手们似乎都忘记了他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个个悬停在空中,注视着。 
  Credence的速度比Rosalind快一些,他能看见那只小小的圆球,翅膀扑扇着,在前面飞蹿,同时Credence咬着牙,又猛地加快了扫把飞行的速度,嘭!下面的地精学院的看台上传出一阵愤怒的吼叫声,猫豹学院的Dick故意冲撞Credence,希望他可以掉下扫把或者放慢速度。Credence的飞天扫帚猛地偏离方向,但Credence因为经常跟Graves一起玩儿魁地奇,因此这种冲撞其实并不算很剧烈的,Credence随即死死地抓住扫把,快去调整角度之后,继续捕捉金探子。
  Anderson夫人怒气冲冲地责备了Dick,然后命令地精学院队在球门柱发任意球。但是,当然啦,在一片混乱中,Credence仍然没有放松对于金探子的追踪。
  “由于刚才Dick差点儿使地精学院的找球手丧命,我相信这种事情谁都会遇到,所以地精学院罚球,被Flora到了,她把球传开,很顺利,比赛继续进行,地精学院仍然控制着球。” 
  同时,Credence紧跟着金探子,身后猫豹学院的找球手Rosalind,两人相距并不远。 风声从耳边擦过,见脑后嗖嗖直响。Credence越升越高,忽而拐弯,忽而旋转,忽而急转直下,忽而盘旋而上,忽而又东绕西绕,走一条“之”字形路线都只是为了能够追上金探子。他微微有些眩晕,可能是因为追逐时或快或慢的旋转,但Credence仍然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跟随着那只金探子。一阵呼啸声在耳边响过,Credence感受到自己的队友从自己身边飞过,眼见自己马上就追上金探子了,Credence也无暇顾及紧跟在自己身后的Rosalind,只想赢得胜利,随后Credence单手控制扫把,另一只手努力的向前伸,希望可以抓住金探子。
    一部分人的注意力放在Credence和Rosalind身上,另一部分人的注意力还在球场上。李还在滔滔不绝地解说着:“猫豹学院得球,Dick拿到鬼飞球,飞了一段距离,随后传给了Tino,Tino刚准备传球,就被一只游走球狠狠打中了肩膀,希望把她的胳膊没有被打断。啊,猫豹学院得分了,真是糟糕。” 
    猫豹学院的高台欢呼雀跃,地精学院的看台则是传出的抱怨的声音。
    然而Credence这时没有任何的心情安慰自己的队友,如果自己可以马上抓住金探子结束比赛,自己的队友可能更加高兴吧,并没有想太多,随后Credence更加努力的伸着手,同时将扫把的速度有提升了一个档次。为了能够更加接近金探子,Credence的身体逐渐向前倾斜,随后Credence彻底失去了重心,在空中竖直转了一个圈,Credence想要努力的控制住扫把,却失败了,导致自己跟扫把都掉落在了赛场的地面上,但是让Credence和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Credence觉得自己在掉落到地面的时候手里出现了一个硬硬的球体,Credence打开手掌,看到金探子正静静的躺在,自己努力伸就去想要捕捉金探子的手里,他听见了许多口哨声和叫喊声,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赢了,这是Credence心里最先反应出的想法,随后他的队友们全都冲上来抱住了他,让他在人群的最中央。
Credence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发自内心的,只有Graves曾见过的微笑。这样的笑容,让Credence周围的一些学长看傻了,甚至有些人开始盘算着想对Credence,然而让它们失望了,随着欢呼声教师看台有个人走了下来,而Credence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Percival。”Credence激动的叫着Graves的名字,这大概也是Credence第一次叫Graves的名字吧。
    看着向自己扑过来的Credence,Graves敞开怀抱接住了已经跟自己一边高的Credence,习惯性的亲了一下Credence的发顶作为祝贺,Credence则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是第一次Graves在人前亲吻自己,即使是发顶。当然大家即使想询问有关Credence和Graves的事情,碍于Graves的地位也很少有人敢于开口。
    周日下午的时光,Credence一直拉着Graves不放,毕竟还没有到Graves来学校教课的那一个月,Graves能出现Credence还是很开心的。两个人聊天儿的时候,Credence才知道Graves早在昨天就已经到学校了,但是害怕打扰到Credence所以一直没有出现而已,至于早餐则是Graves一早去学校的厨房跟家养小精灵抢了一个锅才做出来的。
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心里甜甜的,毕竟这个好大的曾经让自己认为那样的样不可以,而现在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为自己做着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

~~~~~~~~~~~~~~~~~~~~~~~~~~~~~~~~~~~~~~~~~~~~~~

这一篇写的我心力交瘁的,重新看了第一部和第二部电影好几遍,快写死我了!!!

TAT!!!

评论 ( 4 )
热度 ( 32 )
  1. AlecNights天蛰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