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四十一章 订婚[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番外

1 2

~~~~~~~~~~~~~~~~~~~~~~~~~~~~~~~~~~~~~~~~~~~~
第四十一章 订婚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得飞快,从上次Credence首场比赛,Graves在赛场上情不自禁的亲吻Credence的发顶开始,已经又过了一年多了。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在学校全名有很多人都想知道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大部分还是一些嫉妒心强的学姐和一些想要跟Graves搞好关系的贵族。毕竟Graves在美国魔法国会的位置和他钻石王老五的身份还是很容易让他成为目标的。
    然而,无论Credence在学校被问到了什么他都只是回复一个微笑,至于其他的就都交给Graves吧,至少Credence是这么想的。而Graves则是在盘算着一场盛大的惊喜。
    这个惊喜的内容他当然还是习惯性的去找Fernando和Michelle帮忙,毕竟无论是以什么身份,Fernando和Michelle都会到场的,因为在Credence五年级的寒假他的16岁生日的当天,Graves希望可以向他求婚,給Credence过生日的同时,举行两人的订婚仪式。
    这样既可以给Credence一个惊喜,又能正面的回答四年级的那个吻,具体代表着什么,两人这么多年为什么这么亲密。
    当然对Credence一定要说这一天是为了给他过生日毕竟作为惊喜提前知道就不好了。决定之后,Graves就去联系Fernando商量具体的事宜和细节。
    “Fernando我刚才说的事情你大概理解了吗?”Graves其实并不担心Fernando的理解能力,但是还是习惯性的问一下,作为确定。
    “Percival,你仿佛在质疑马尔福家的智商,难道我会听不懂你的意思?”Fernando早就记住了Credence的问题,和一些需要准备的细节,只不过两个人之间经常相互拆台的良好关系,Fernando还是习惯性的吐槽了一下Graves。
    “那具体的细节就麻烦你跟Michelle商量一下,至于请谁参加我会找Credence和他的同学来商量的毕竟即使瞒着他订婚的事情也不可能,完全瞒住,索性还不如让他参与,省得他多想。”说完计划之后,Graves就开始盘算着怎么让Credence把Bard叫到家里商量事情。
    “不过Percival,你是不是需要把Credence带到我家来定做一下礼服,毕竟这种正式场合穿的礼服他还没有。”正当两人准备结束谈话的时候,Fernando提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让Credence把他的同学叫来,定好了邀请名单之后,我把Credence送去马尔福庄园待几天,你跟Michelle带他定礼服。”这可能是目前最靠谱的方法。
    “同意,我等下告诉Michelle,让她先去原定礼服的款式,你也一起来做一套,你跑不了的。”Fernando终于算计到了一次Graves,非常的开心。
    “好吧,我同意了。”Graves也是有些无奈的。
    结束通话之后,Graves就去找Credence让他写信叫Bard来家里做客。让Graves没有想到的是Bard这时正在纽约,这样省去了很多麻烦。
    一天后的下午,Graves带着Credence在美国魔法国会的大厦门口等着应约前来的Bard。几分钟之后,Bard和Lawrence一起出现在了路口的拐角处。
    “Bard。”Credence挥挥手见到,他并没有很在意Lawrence学长为什么会跟Bard一起出现。等到Bard过来之后两个人开始闲聊了起来。
    “Graves先生,您好。”Lawrence礼貌的率先开口。
    “Lawrence你好”两人简单的问好之后,Graves看了一眼Bard。
    “你在国会里工作还习惯吗?顺便Bard是…”说到这里Graves停顿了一下,希望Lawrence可以自己说明,毕竟Bard和Credence是很好的朋友,Graves当然也不希望Bard受到伤害。
    “我现在的工作很好,不过我更希望可以去您的部门,我认为我有这个能力。至于Bard的事情,您请放心我是认真的,并且他已经去过我家了,我们家虽然是纯血至上的古老家族之一,但是孩子还是不少的,自由恋爱也是被同意的,同时Bard的家族虽然有些衰败了,但是Bard的血统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不知道我的回答Graves先生还满意吗?”Lawrence听懂了Graves的意思,并且为了得到Graves家族的友谊,希望可以让Graves相信自己。
    “听到你这么说我很开心,换部门的事情我可以帮你问一下,顺便很高兴认识你。”这次Graves主动伸出了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无论是Lawrence作为一个有能力的新人,还是他背后的家族都是有必要结交的。至于结交之后的利息如何获取Graves认为还是交给Fernando吧,毕竟马尔福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好了,Credence一会儿你跟Bard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聊天,咱们不能一直站在室外,毕竟现在是12月底。”Graves和Lawrence客气完后,就去叫Credence,毕竟事情的重点是名单。说话的同时Graves习惯性的搂住了Credence的腰,而这些动作Lawrence都看在眼里,在他看来Graves家族只有这一个继承人,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Graves都应该給Graves家族找个女主人,不过结婚之前Graves愿意怎么玩儿是他的事情。
    Lawrence也走上前跟Credence打了招呼之后,告诉Bard下午好好玩儿,下班之后回去接他,并亲了一下Bard的脸颊,随后走进了美国魔法国会的大楼。
Credence惊讶的看着Bard,希望可以得到解释,但是同样的Bard转头看了看Graves放在Credence腰上的手,Credence察觉到以后羞红了脸,把Graves的手从腰上拿下来握在了手里。发现两人互动的Graves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客人的名单制定的很顺利,当然在Graves的劝说下Credence不知不觉的喝了很多的水,等到Credence暂时离开座位的时候,Graves告诉了Bard宴会的真正目的,Bard非常明白的点点头表示那有一部分人是必须要添加的,那就是可能在学校会窥视Credence或者Graves的人。需要正面的告诉这些人,Credence的所有权。
    “Bard你怎么会考虑到这么细节的问题,毕竟你并没有经验?”Graves对于Credence的想法有些惊讶。
    “Graves教授,我既然决定了要跟Lawrence一起,那么很多事情不得不考虑,即使我们家家道中落,但是也是贵族家庭,从小的教育是少不了的。”Bard很自信的说到,这时的Bard完全没有了平时在人前看起来的那么呆。
    Graves点了点头,心想可能被算计的不是Bard而是Lawrence吧,看来Bard是个值得介绍给Fernando的人,毕竟这样的心机不去经商太可惜了。
    等Credence回来的时候,Graves和Bard已经达成了公示,并且加上了一些需要特殊安排的人。而且Credence的名字后面毕竟有个马尔福的姓氏,所以即使有些人不愿意,也还是不得不到场的。
    剩下的去马尔福庄园之前的几天,得知Bard会一直在纽约直到他的生日结束,Credence开心的每天都叫Bard出来玩儿,导致Graves和Lawrence两个人都有些吃醋,不过最近美国的魔法世界倒是很安全,至少让Graves可以顺理成章的提前下班陪Credence。
    同样的Graves稍微说了两句话,将Lawrence调来了安全部成为见习傲罗。这样Graves还可以用外出调查的理由带着Lawrence一起翘班去接Credence和Bard那两个永远都有说不完的话的室友组回家。
    直到要去马尔福家的前一天Credence才正式的告诉Bard,未来的几天,自己不能跟他再一起出去玩儿了。
    “Credence你放心的去你养父母那里就好,还有Lawrence学长照顾我放心,学长不会欺负我的。”为了让自己的是有放心,Bard特意把Lawrence也叫来了,听了Bard的话,Lawrence非常配合的点开了点头。
    “那等我回来,Bard我跟期待Lawrence学长帮你选的礼服。”Credence看到Bard并不需要自己担心,就开始调侃了起来。
    “我的礼服吗?Credence其实你作为主角你的礼服才应该,备受期待吧。”说完Bard特意看向了Graves,毕竟在他看来Credence平时衣食住行都应该是Graves负责的。
    “Bard别提这个了,我头疼,想想Michelle妈妈选的衣服,虽然很好看,但是也很复杂就是了,我真的不愿意想起来。”看着Credence使劲的晃了晃脑袋。Bard有些不解的看向了Graves,希望可以得到解释。
    “嗯,其实就是Credence的养母马尔福家的女主人,对于服侍有些独特的喜好,Credence不要摇头了,Fernando告诉我我也躲不过去的,所以这次依然是我陪你一起。”Graves在解释的同时,还不忘安慰一下Credence。
    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开始期待起了Michelle妈妈帮忙挑选的礼服了。
    几个人简单的道别之后,就分别回了各自的家。
    至于Credence生日的请柬早在名单拟定之后,就由美国魔法国会特定的巫师信件传递部门进行分发派送了,宴会的当天,如果客人没有手持请柬或者并非Graves老宅认可的主人,即使是美国魔法国会的会长Seraphina也别想走进Graves家的老宅。当然除了Graves和Credence这两个主人之外,得到认可的只有马尔福一家。
    至于这次去英国,除了需要Michelle帮忙选礼服之外,Graves还希望带着Credence亲自去给Newt送请柬,毕竟Credence能活到现在多亏了Newt的帮助。
当然两个人到达马尔福庄园之后,Fernando就直接带他们去找了Newt。
    “Newt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马上就要16岁了,Graves准备给我办个生日宴会,我希望你可以来参加,这是请柬。”说着Credence将手里的请柬递给了Newt。
    “谢谢你的邀请Credence,我会准时出席的,不过可能我现在需要去想想,邀请谁跟我一同参加了。”Newt开玩笑的说到,却没想到Credence非常认真的回答了起来。
    “Newt我就猜到你会有这个问题,所以我帮你邀请了Tina一起来参加我的生日会。”说话的同时Credence看向了Graves,眼睛里满是Graves快夸我聪明。
    Graves看着Credence的眼睛不由得笑了起来,同时摸了摸Credence的头。看到两人的互动Newt觉得以后应该再也不用担心Credence了。
    “那么谢谢你Credence,那我就先去纽约找Tina,然后我们一起去参加你的生日宴会。”
    几个人简单的说完话,Fernando就带着Credence和Graves回到了马尔福庄园,毕竟两个人是过来休息的,而且宴会需要的一些东西,Michelle早就准备好了,在Michelle看来这次的宴会正好可以为Credence和Graves的婚礼做预演,毕竟Michelle和Fernando的婚礼Michelle根本没有权利参加策划,全部都是双方父母决定的。
    至于礼服的问题,Graves非常悲伤的被Michelle拒绝在了参观人的名单之外。
    “Michelle为什么不让我看Credence的礼服,订婚的明明是我们两个。”Graves大概这次真的是有些急了。
    “Graves你也知道你们两个是要订婚的,那你知不知道订婚之前,两人其实是不应该见面的?”Michelle希望这个最简单的理由可以让Graves不再纠缠。
    “这个理由并不能让我转身离开,所以Michelle再想一个更好的吧。”
    “那么如果你现在看了,那么订婚仪式的当天,你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惊讶和期待了,这个理由怎么样?”无论Graves说什么,Michelle总是有一万个理由等着他。
    Graves想了想,觉得这个理由比刚才可信,至少这个理由更值得期待。
    随后Graves转身去找Fernando确定,订婚仪式的流程以及所需要的物品。不得不说Fernando这个养父做的还是不错的,订婚仪式上的很多物品Fernando都是主动准备的,并没有让Graves出钱。
    在Fernando看来无论怎样Credence终归是自己的孩子,而且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以父亲的身份参加订婚仪式,Fernando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为了自己的儿子。
    至于蛋糕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Graves破例的同意了Credence的提议,在Jacob家也就是那个和Tina的妹妹Queenie相爱的麻鸡的蛋糕店定做。
    无论怎样对于Graves来说,只要Credence喜欢就好。
    宴会之前一周的时间,Graves就带着Credence和马尔福一家来到了Graves家的老宅,一个华丽却没有人气的建筑里。当然会了为了确保宴会的顺利,Graves还把别院的家养小精灵Fried也叫来了老宅,毕竟这样更加的稳妥。到了老宅之后,Graves和Fernando开始着手采购,而Michelle则是负责起了整个庄园的布置,Credence的任务也是负责照顾Abraxas,虽然这让Credence很过意不去,不过即使Credence想帮忙,剩下的三个人也并不会同意,毕竟没有人希望Credence提前直到他的生日惊喜。
  有一件事情让Graves很在意,直到宴会的当天的早晨,Graves都没有被Michelle允许看一下准备好参加宴会的Credence的礼服,按照Michelle的话说:“都说了订婚之前订婚的对象是不能见面的,所以你去找Fernando吧。”Graves就这样被Michelle打发去找Fernando了,大概只有Michelle能或者敢这样命令Graves。
    Graves也很无奈毕竟即使请柬上写的是Credence的生日和两人的订婚仪式,也不能只有Graves一个人出现啊。
    至于来参加宴会的客人大都不知道Credence Malfoy是谁,谁都不知道马尔福家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人。但是至少Graves的面子没有人不想给。至于学校那些希望可以得到Graves青睐并且知道Credence Malfoy是谁的学生,全部都在等着看好戏。
   Graves还在跟美国巫师界的贵族寒暄的时候,Lawrence就带着Bard来到了Graves家祖宅。
    “Bard交给你个任务,Credence还少个伴郎,Fried带Bard少爷去找Credence主人。”说真的Graves叫来了临时被从别院带来的家养小精灵Fried。
    “遵命教授。”说着的同时Bard还调皮的向敬了个礼,然后亲了一下Lawrence的脸颊就走开了。
    “Graves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向你表达自己的敬意,虽然我确定了要跟Bard在一起,并且两家人已经见过面了,但是向整个巫师界公开,我还没有想好,毕竟很多人都认为原本巫师的人数就很少,同性之间无法孕育后代让很多人都觉得这样是离经叛道的。”说着Lawrence举起了手中的就被,向Graves致意。
    “但是如果你喜欢上同性的前提是你同样是个炼金术大师,那么什么都将不是问题。”Graves稍微有些炫耀的说着,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出去这个后顾之忧,但是至少如果需要帮助的是Lawrence和Bard的话,为了Credence他还是愿意伸出援手。
    就在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过程中,宴会的客人都已经全部到齐了,随着音乐响起Fernando和Michelle率先出现在了大厅门口,两人身后跟着的是已经穿戴整齐的拉着可爱花童Abraxas的Credence。
    Graves抬眼看去的时候,也有些惊呆了,这是他终于开始感谢,感谢Michelle让自己等到了现在,看到了如此惊艳的Credence。
    两人的礼服是Michelle刻意挑选的颜色,Credence身上的礼服是暗红色带黑色花纹的,领边和袖边都做了黑色带白色条纹的边线,袖口是红宝石的袖扣落落大方,最后Credence佩戴的是黑色的领结,区别于Graves的领带。同样的Graves的礼服是黑色带白色花纹的,领边和袖边都做了红色带黑色条纹的边线,袖口是蓝宝石的袖扣,Graves佩戴的是黑色的领带。
    看到Graves眼中的惊讶,Credence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至于Graves则是在跑过来找Lawrence的Bard提醒中才惊醒过来,毕竟这样的Credence是他从没见到过的。
    Graves走上前去,接过了Michelle手中的Credence的手,带着他走到了宴会厅的中央,作为Credence的父母,Fernando和Michelle肯定是要一起过来的,虽然实在Graves家的祖宅,但是开场的说辞还是交给了Fernando。
    “在下Fernando全名,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的养子Credence的生日宴会,以及他与Graves的订婚宴。”Fernando非常流畅的说就让Credence大吃一惊的话。
    Credence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的时候,就看到Graves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并且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戒指盒举到了Credence的面前。
    “可能这件事情不应该瞒着你,但是这是我想要给你的惊喜,嫁给我好吗?”这大概是Graves这辈子做的最疯狂的事情吧,可能除了救回那个可能被逃犯袭击的小男孩儿开始就注定了吧。
    Credence有些吃惊,或者说他从没想过Graves会为了他如此,等同于告诉整个巫师界两个人的关系。
    “Credence?”跪在地上的Graves轻声的叫了一下Credence的名字,同时Michelle从后面拍了拍Credence的后背,希望可以让他从惊讶中解脱出了个。
    “嗯…先生…你…我…”Credence清醒之后,马上开口结结巴巴的想要询问Graves,却看到了Graves的温柔的眼神,和他眼睛中的自己。“我同意。”那样温柔的眼神,这些年来的陪伴,从未曾变过。
    当然会订婚的戒指其实并没有另外准备,而是直接用的Graves家族家主和主母的对戒,在Graves看来这个庄园再也不需要除了Credence之外的女主人了,当然如果两个人最后生了一个女儿那就另当别论了。
    整个仪式的过程没有任何的问题,Jacob也因此见到了更多的有关魔法的事情,当然这次美国魔法国会的会长Seraphina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第二天,整个美国魔法界乃至整个魔法世界都知道了Graves和马尔福家的养子Credence订婚的消息,这个消息也促进了马尔福家的生意,当然会功劳Fernando全部都记在了Credence的头上。同时碍于Credence头上的Graves家主母的身份,学校里对他观察已久希望得到他的人,都收手了。

~~~~~~~~~~~~~~~~~~~~~~~~~~~~~~~~~~~~~~~~~~~~

作为情人节的小甜饼,大家情人节快乐!!!


爱你们~~~比心~~~


 


评论 ( 2 )
热度 ( 25 )
  1. AlecNights天蛰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