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四十三章 圣诞舞会[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番外

1 2

 ~~~~~~~~~~~~~~~~~~~~~~~~~~~~~~~~~~~~~~~~~~~~  

第四十三章 圣诞舞会
    学校的圣诞舞会,对于七年级来说可谓是重中之重的,除了相当于他们的毕业典礼之外,还是最好的表白时机,如果你喜欢这个女孩儿那么就大胆的去邀请他成为你的舞伴,当然了如果你是已经订婚的世家子弟,那么你只能去邀请你的未婚妻不然可能就要出大麻烦了。
    当然作为女孩儿你也可以放下身段去邀请男孩儿,而且成功的几率要高出很多。毕竟没有人会不愿意接受美女的邀请。
    至于向Credence这样已经订婚,并且没有人敢跟Graves作对的前提条件下,Credence的舞伴只能是Graves。
    “Bard我的舞伴肯定是Percival了,但是你的圣诞节舞会怎么办?学长又不在,但是你又不能邀请别人,毕竟你们两个也已经订婚了。”自己的事情不用费心思思考之后,Credence就开始担心死了自己的室友。
    “你自己不用担心,你有Graves教授陪着,你怎么能确定我就没有人管吗?”Bard一点都不担心,反而吃起了饭后甜点。
    “可是你…”Credence正准备继续询问,Bard打断了他的话,拿起了身前的双面镜。
    “Lawrence你快理我,Credence担心我的口水都要把我淹了。”双面镜里还没有出现Lawrence的样子,Bard就已经开始对着镜子不停的撒起娇来了。
    “Bard没事儿的,我跟Credence说好了。”随即镜子上出现了Lawrence的映像。
    “Lawrence你快说我都快担心死Bard了。”Credence在学校只有这么一个好友那可不是要好好的关心了。
    “Credence我已经跟Graves商量好了,舞会的前一天我从他办公室的壁炉去学校,陪Bard参加圣诞舞会,这两天我就睡在你们寝室,反正Graves去学校的时间你也是去Graves的寝室睡,所以应该没有关系的,对吧。”随即Lawrence边说着还边看着Bard眨了眨眼睛。Bard随后脸就红了,扣下了镜子。
    “好了Credence你已经知道圣诞舞会我不会有事了,所以你快去学习吧,我去跟Lawrence聊天了。”说着Bard把Credence推出了寝室。然后继续拿起镜子跟Lawrence聊天。
    被赶出寝室的Credence也只能无奈的笑笑,毕竟Bard时不时也会吃些自己跟Graves的狗粮。大概是看到了Lawrence和Bard的互动,Credence也有些想念Graves了。然而Credence的动作并不是回房间拿双面镜,而是拿出了信纸。Credence和Graves很少通信,毕竟两个人见面就很方便,但是在Credence看来这个时候,写信可能很能表达自己心中的思念吧。随即开始写信吧。
    写完信之后,Credence则是很机智的并没有去猫头鹰舍找自己的猫头鹰寄信,而是偷偷的溜进了Graves的办公室,Graves为了方便将纽约城里的公寓里的壁炉和学校的相连,主要是担心Credence自己在家的时候会遇到危险,方便Credence躲避。至于现在这个壁炉则成了Credence传信的好方法。Credence到了办公室之后冲着壁炉施展了一个清洁一新,确保信过去之后不会沾上灰尘,随即拿了一把飞路粉撒向了壁炉,而后念出了Graves公寓的地址,然后把信投入了壁炉,随后也不等Graves恢复,就迅速的跑回了寝室。
    等到Graves从浴室出来看到了地板上的信,也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很少会有人通过飞路网给自己寄信,而且知道自己的公寓连通了飞路网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的。
    拿起信件Graves第一个反应就是用魔法检查一下信件的安全性,在确定信件没有问题之后,Credence才开始查看信件。第一眼就看到了信件的书名是Credence Malfoy,随后Graves不自知的嘴角上翘,开始阅读,同时盘算着过两天去看看Credence吧,既然他这么主动的告诉自己思念。
    过去之前Graves先去了一趟Jacob的面包店,給Credence带一些他喜欢的面包,得知Graves是要去看Credence,Jacob甚至都没有要面包钱,毕竟看到这家面包店生意不错,同时Credence也喜欢之后,Fernando也稍微资助了一下Jacob,至少确保Jacob不用再为还贷款担心。Jacob也就心情大好的经常免费的給Credence提供甜点。
    带着慰问品的Graves在没有很任何人打招呼的前提下就通过壁炉来到了伊法魔尼,只为了給Credence一个惊喜。
    已经到了下课快要接近晚饭的时间,这时正是刚刚写完作业图书馆里人满为患的时候,Credence通常这时都会躲到Graves的办公室去看书,毕竟这个地方除了他自己别人都不能来。
    而今天也不例外Credence既然准时的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前,然而让Credence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当他用口令打开办公室的大门的时候,看到了Graves正站在办公室的里看着自己。
    Credence想也没有想就飞扑了过去,扑进了Graves怀里抱住了Graves。而Graves也同样伸手接住了Credence,并摸了摸Credence的头,看着怀里已经比自己稍微好了一点的Credence,Graves还是很欣慰的,毕竟这至少证明自己没有虐待Credence。
    等到抱够了,Credence才想起来问Graves,为什么会再还没有开始讲课的时间来到伊法魔尼:“Percival你怎么来了?”自从上次Credence吃醋之后,就开始习惯的叫Graves的名字了。
    “我收到了有些人偷偷这给我的情书,我怎么也要给他点表示啊,不然多不礼貌。”说着Graves抬头吻了一下Credence的鼻尖。心想:没想到想跟平时一样问一下Credence的鼻尖已经需要抬头了,要是Credence再长个我可能就要遇到中年危机了吧。
    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高兴不已,同时还把头放在Graves的脖子边蹭了蹭。
    “好了Credence,看看我从Jacob那里帮你带过来的蛋糕。”说着Graves把Credence带到了桌子旁边。
    Credence则是亲了一口Graves的侧脸,随即开始享用起了蛋糕。
    吃完蛋糕之后,Credence一直拉着Graves的手不放,在他看来只要他一放手可能Graves就会消失不见了。
    “Credence今天是周五,我会留下来陪你过周末的,所以安心,不过下次我就肯给是会等到圣诞舞会的时候再来了。”说着Graves点了点Credence的鼻子。
    两个人就这样说好了,之后的就好谁也没有多问什么。当然了除了他俩,学校其他的人都是有很多质疑的。以至于当有的老师去问校长的时候,Seashell校长只是笑了笑然后回复了一句:“年轻真好。”就走开了。
    随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Credence认真的准备类似于毕业考试的N.E.W.Ts,虽然需要认真准备,但是Credence并不怎么担心自己,相反的对于不知道怎么在5年级当上了地精学院的级长的这件事情更让Credence伤脑筋。因为按照每年的惯例,四个学院的八位级长需要带领他们的舞伴领舞,而Graves作为自己的舞伴怎么可能让他跳女步,所以Credence正在努力的抓紧时间练习,至少要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
    时间就是过得如此的快,一个月马上就过去了转眼明天就是圣诞舞会了,而Graves已经陪着Credence练习了将近3周的舞步了。Credence已经可以熟练的掌握所有基本舞步的女步了,这样两个人的开场舞基本上就可以解决了。
    至于Lawrence,按照Graves的说法Lawrence应该是今天回过来,不过Lawrence和Bard跳不跳舞都无所谓,他只要能出现陪着Bard,在Bard看来就是极大的幸福了。
    至于Credence和Graves两个人礼服基本上跟订婚仪式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这次Graves在身上装饰了名字缩写的胸针,同样手上除了家主的戒指以外还有两个象征贵族身份的戒指。至于Credence则是将马尔福家的家徽别在了礼服上,而手上带着一个用黑色雾气凝固而成的手镯。至于两个人身上最让人嫉妒的东西,大概就是两人耳朵上那对情侣的耳钉了,据可靠消息说明,那对耳钉的颜色略有不同是因为材料问题,两个耳钉的材料是由两个人的血液凝固而成的,所以颜色由一些明显的差异。
    而舞会总是让人期待的,毕竟作为Credence的未婚夫,Graves也是全校第一个参加学生舞会的教师。
    下课之后,Credence就急忙拉着Graves去换礼服,并且一直在询问Graves自己是不是看起来没有瑕疵。随后两个人走到了寝室去找Lawrence和Bard。看到他们也收拾好之后,就一起来到了大殿门前准备入场,而Lawrence和Bard早早地就进去礼堂坐下等着他们了。
    直到大家都在礼堂里落座后,Xindiya教授叫级长和他们的舞伴两个两个地排好队,跟着她进去。他们鱼贯而入,朝礼堂前头一张坐着教师的大圆桌走去,礼堂里的人们热烈地鼓起掌来。
    礼堂的墙壁上布满了闪闪发亮的银霜,天花板上是星光灿烂的夜空,还挂着好几百只槲寄生小枝和常春藤编成的花环。四张学院长桌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五十多张点着灯笼的小桌子,每张桌子旁坐着二十来个人。
    随后开始了圣诞晚餐,至于开场舞会在晚餐后进行,毕竟没有人希望饿着肚子跳舞。开场舞过后,Credence就拉着Graves跑来了,他不希望跟别人跳舞,同时他也不希望有人来找Graves,自从上个学期的事情之后,Credence对于Graves的独占欲越来越强。
    “Credence今天是平安夜,你马上就快18岁了。”搂着Credence坐在壁炉前边的沙发上,Graves轻声的问着。
    “Credence你想说什么?”大概是已经想到了Graves的意思,Credence却还是低着头问了一句。
    “我想问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我的人?”为了不再给Credence逃避的机会,Graves非常大胆而且直白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然而让Graves没有想到的是,Credence沉默了一会儿,转头跨坐在Graves的腿上,用双手捧起了Graves的脸,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说到:“随时都可以,Percival我的爱人。”随即吻了下去。
    Graves愣了一下随后拿回了主动权,Graves抱起Credence,两人就这样缠绵着走向了卧室。


~~~~~~~~~~~~~~~~~~~~~~~~~~~~~~~~~~~~~~~~~~~~~~

我,我,我!!!我去加油了!!!下一章给你们肉吃!!!


评论 ( 7 )
热度 ( 28 )
  1. AlecNights天蛰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