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欺骗》序[汤姆 里德尔/阿布拉克萨斯 马尔福]

说明  

~~~~~~~~~~~~~~~~~~~~~~~~~~~~~~~~~~~~~~~~~~~~

    在伦敦一条繁忙的老式街道上,Dumbledore正在一辆马车前面横穿马路,穿过一条街道之后,走过一扇大铁门,走进了一片光秃秃的院子。
    院子后面是一座四四方方、阴森古板的楼房,四周围着高高的栏杆。他走上通向前门的几级台阶,敲了一下门。过了片刻,一个系着围裙的姑娘打开了门。
Dumbledore此行的目的,是因为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这家孤儿院里有小巫师存在,他要负责跟孤儿院协商小巫师上学的问题。
    接触过孤儿院的负责人科尔夫人之后,Dumbledore得到了有关小巫师的基本的信息。
    科尔夫人当时刚来这里工作。那是一个除夕之夜,外面下着雪,冷得要命。一个天气恶劣的夜晚,那个姑娘,年纪比科尔夫人当时大不了多少,踉踉跄跄地走上前门的台阶,科尔夫人把那个姑娘搀了进来,不到一小时她就生下了孩子。又过了不到一小时,她就死了。那个姑娘希望他长得像他爸爸。
    然后科尔夫人是这么说的:她这么希望是对的,因为她本人长得并不怎么样,然后她告诉我,孩子随他父亲叫Tom,中间的名字随她自己的父亲叫马沃罗,临死之前她又说那男孩的姓是里德尔。
    不过Dumbledore随后得到了更加确切的消息,Tom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很古怪,几乎从来不哭。后来,他长大了一些,就变得更加的奇怪了,没有被触碰到的物品突然滚动,他还愿意跟一些动物去说话,或者说他跟蛇说起人们听不懂的话。
    Dumbledore一边想着,科尔夫人领着他出了办公室,走上石头楼梯,一边走一边大声地吩咐和指责她的帮手和孩子们。院子中的孩子们都穿着清一色的灰色束腰袍子。他们看上去都得到了合理的精心照顾,但是毫无疑问,在这个地方长大,气氛是很阴沉压抑的。
    没走两步,他们在三楼的楼梯平台上拐了一个弯,在一条长长走廊的第一个房间门口停住了。科尔夫人敲了两下门,走了进去,冲着房间里低着头的男孩儿说了几句,随后Dumbledore走进房间,科尔夫人在他身后关上了门。
    这是一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装饰的小屋,只有一个旧衣柜和一张铁床。一个男孩坐在灰色的毛毯上,两条长长的腿伸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本书在读。
    Tom里德尔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儿冈特家族的影子,在Dumbledore看来他简直就是他那位英俊的父亲的缩小版。对十一岁的孩子来说,他的个子算是高的,黑黑的头发、脸色苍白。他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Dumbledore怪异的模样和装扮。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你好,Tom。”Dumbledore说着走上前伸出了手。
    男孩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握了握。Dumbledore把一张硬邦邦的木头椅子拉到Tom身边坐下,然而这样一来,他们俩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住院病人和一位探视者。
    “我是Dumbledore教授。”
    “教授?”Tom重复着Dumbledore的话,他露出很警觉的神情。
    “是不是就像‘医生’一样?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她叫你来给我检查检查的?她是不是告诉你我很奇怪?”听了Dumbledore的话,Tom变得有些暴躁。
    “不,不是。”Dumbledore微笑着说。
    “我不相信你。”Tom彻底的生气了,或许是因为他觉得Dumbledore不够诚实。“她想让人来给我看看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是不是?告诉我!”最后三个字他说得凶狠响亮,气势吓人。
    在Dumbledore听来这是一句命令,看来他以前曾经多次下过这种命令。
    Tom突然间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盯着Dumbledore,而Dumbledore没有做过多的回答,只是继续和蔼地微笑着。
过了几秒钟,Tom的目光明显松弛下来,但他看上去似乎更警觉了。
    “你是谁?”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是Dumbledore教授,我在一所名叫霍格沃茨的学校里工作。我来邀请你到我所任职的学校去念书,如果你愿意的话。”
    听了Dumbledore的话,Tom的反应大大出人意外。他腾地从床上跳起来,后退着离开了Dumbledore,神情极为恼怒。“你骗不了我!你是从疯人院里来的,是不是?‘教授’,哼,没错告诉你吧,我不会去的,明白吗?那个该死的老妖婆才应该去疯人院呢。我根本没把小艾米。本森和丹尼斯。毕肖普怎么样,你可以自己去问他们,他们会告诉你的!”Tom表现得有些歇斯底里。
    “我不是从疯人院来的,”Dumbledore耐心地说,“我是个老师,如果你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我就跟你说说霍格沃茨的事儿。当然啦,如果你不愿意去那个学校,也没有人会强迫你,霍格沃茨不是一所疯子的学校,而是一所魔法学校。”
    听了Dumbledore的话,Tom呆住了,脸上毫无表情,但他的目光快速地轮番扫视着Dumbledore的两只眼睛,似乎想从其中一只看出他在撒谎。
    “魔法?”他轻声重复道。
    “不错。”Dumbledore说。
    “我早就知道我与众不同。”Tom对着自己颤抖的双手说,“我早就知道我很特别。我早就知道这里头有点什么。”
    “对,你的想法没有错。”Dumbledore说,他收敛笑容,目光专注地看着Tom,“你是一个巫师。”
    听了Dumbledore的话,Tom抬起了头。他的脸上透出了一种狂热的欣喜。然而不知怎的,这并没有使他显得更好看些,反而使他精致的五官突然变得粗糙了,那神情简直像野兽一样。
    “你也是个巫师?”
    “是的。”
    “那么证明给我看。”Tom立刻说道,口气和刚才那句“说实话”一样盛气凌人。
    Dumbledore扬起眉毛,说到:“在我看来你同意去霍格沃兹上学了?”
    “我当然同意!”
    “那你就要称我为‘教授’或‘先生’。”
    Tom的表情僵了一刹那,接着他突然以一种判若两人的彬彬有礼的口气说到:“对不起,先生。我是说,教授,您能不能为我示范一下吗?”
    让Tom没有想到的的是,Dumbledore从西服上装的内袋里抽出魔杖,指着墙角那个破旧的衣柜,漫不经心地一挥。衣柜立刻就着起火来。
    Tom腾地跳了起来,不能责怪他发出惊恐和愤怒的吼叫,他的所有财产大概都在那个衣柜里。
    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Tom刚要向Dumbledore兴师问罪,火焰突然消失了,衣柜完好无损。Tom看看衣柜,又看看Dumbledore,然后,他指着那根魔杖,表情变得很贪婪。
    “教授,我从哪里可以得到一根一样的?”
    “你早晚会拥有自己的魔杖的,至于你现在的任务应该是找时间去解决你的魔杖和课本。”
    “但是,我没有钱。”Tom非常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那很容易解决。”Dumbledore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皮钱袋,“霍格沃茨有一笔基金,专门提供给那些需要资助购买课本和校袍的人。你的有些课本可能需要买二手的。”
    “在哪儿买魔法书?”Tom非常没有礼貌的打断了Dumbledore的话,谢也没谢一声就把钱袋拿了过去,正在仔细端详一枚厚厚的金加隆。
    “在对角巷。”Dumbledore说,同时拿出了Tom的录取通知书。“我带来了你的书目和学校用品清单。我可以帮你把东西买齐……”
    “你要陪我去?”里德尔抬起头来问道。
    “那当然,如果你…需要…”
    “我用不着你,”再一次的Tom打断了的Dumbledore的话。“我习惯自己做事,我总是一个人在伦敦跑来跑去。那么,到这个对角巷怎么走,先生?”他抬头,看到了Dumbledore的目光,便补上了最后两个字。
    Dumbledore把装着购物清单的信封递给了里德尔,又告诉了Tom从孤儿院到破釜酒吧的具体路线,然后说道:“你准能看见它,尽管你周围的麻瓜,也就是不懂魔法的人,是看不见的它的。打听一下酒吧老板Tom,很容易记,名字跟你一样。”
    Tom听到酒吧老板的名字之后,表情明显的变得有些难看,当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被Dumbledore打断了:“好了Tom,我需要告辞了,尽管我还想跟你继续聊些什么,不过你没关系等你上学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时间,记得火车的时间不早晚点,那么学校见。”
    就这样Dumbledore率先的打断了他与Tom的谈话,同时这谈话让Tom和Dumbledore都不觉得愉快。
    至于随后Tom的对角巷之行会成为他一次难忘的经历,同时他也会见到那个他一生都不曾忘怀的人。

~~~~~~~~~~~~~~~~~~~~~~~~~~~~~~~~~~~~~~~~~~~~

我需要在写肉的同时开一片可以让我写清水的文,不然我很担心我的肾!!!

顺便安利关注我的小伙伴这个cp!!!真的细想很好吃的!!!



评论 ( 1 )
热度 ( 6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