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双玄】所谓情劫 4

【双玄】所谓情劫

主CP:贺玄x师青玄

副CP:花怜、权引(之后会有单独的一本)

 如果确定没有什么不适我就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前情提要

楔子       二 




其实,贺玄霸占了这个小酒肆之后,周围乞丐的生活反倒是好了很多,虽然饭菜的价钱还是没有降低,但是明显的好吃了不少。
新开的这家店卖的再也不是用劣质猪肉炖煮的,加了很多酱油的所谓的高汤。而是真正有营养同时还没有很重的鱼腥味的鱼汤,时不时汤碗里还有几块儿鲫鱼鱼肉。
当然你可能并不想知道鱼汤的做法,毕竟作为黑水鬼蜮的霸主,贺玄手里的手下大多是水鬼或者是海中的鱼虾成精,所以当然是炖鱼汤方便了。后厨房里,贺玄专注的炒菜,时不时的偷吃几口,当然这几口加起来就快够半盘子菜了,所以每次贺玄都会多抄一份,如果都吃掉了就算了,如果剩下的多也就会全部給点菜的客人盛上,久而久之客人都知道,大厨开心的时候经常会多抄一些菜給客人,所以穷人家来酒肆吃饭的时候就希望可以赶上贺玄心情不错的时候。
关于鱼汤,贺玄从来没有在意过,毕竟这些鱼汤并不是他做的,鱼汤全都是出自贺玄的几条心腹古龙,虽然这几条古龙身上并没有什么肉,但是鱼汤除了需要鱼肉的鲜美,鱼骨头也是必不可少的,黑水鬼蜮里的古龙其实并不是四条,而是有五条,贺玄分别用“金木水火土”为之命名,用骨字为底,他们五个来镇守他放置在黑水鬼蜮里的五行阵法。
当然单听名字就知道火骨肯定厨艺不错了,炖鱼汤的锅里,另外四条骨龙缩小之后正在嬉戏玩耍,厨房里香味四起,火骨则是一边看着他们四个,一边看着一小锅单独的鲫鱼汤,这锅鱼汤不用想都知道是贺玄吩咐他给师青玄单独准备的,贺玄才不舍的让师青玄喝那几个捣蛋鬼的洗澡水。
当然师青玄也不是每天都会来,而贺玄却是每天都在这里守着,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贺玄就会走到店后不远处的水池,师青玄铁定在那里修炼,虽说收效甚微,总也是聊胜于无。
直到有一天,贺玄在后厨房明显感觉到了大量的鬼怪瞬间出现在了皇城,他慌了,那些鬼怪带着桐庐山特有的气息,虽并没有多么强大,却数量众多,他担心师青玄,却又因为气息杂乱而一时确定不了他的所在,毕竟陆地上不比水域中。
贺玄一边忙着让五条骨龙回到黑水鬼蜮中守护水蜮,自己则是不顾骨龙的阻拦只身前往破庙,还没走进破庙,贺玄就感觉到了花城和贺玄的气息,当然贺玄也知道他避无可避,也就只能大大方方的坐在破庙的屋顶上,和花城打了个照面。
两人全都心照不宣,当然至于谢林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闲暇功夫去考虑,为什么贺玄会在屋顶上。师青玄站出来的那一刻贺玄是有些绝望的,甚至可以说还带着满心的忧思,至于为什么,他已经再也不怀疑了。不过师青玄帮他向谢怜解释这件事情,确实让他始料未及的,原来或许自己在他心中并没有那么可怕吧,或许他也已经放下了也说不定。不过,这些都是猜测,毕竟他从未听师青玄真正说起过。
当然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细想了,皇城的情况已经是迫在眉睫,即使是绝境鬼王也无法真的袖手旁观,毕竟倾覆之下岂有完卵。
看着师青玄跟着谢怜一起离开,贺玄总觉得自己的宝物被人窥视,最终被夺走了,不管他愿不愿意。至于师青玄是不是真的属于他,贺玄从来都不去思考。
跟着几人一起来到大街中央的贺玄,站在屋顶上,潮湿的空气明显的让他舒适了不少,至少目前空气中的水分足以让他调动起黑水鬼蜮中的水,更添了几份自信。
确定阵法稳定之后,谢怜想要尽快回到仙京帮助君吾,毕竟那个喷对于谢怜来说亦师亦友。然而回头看了看花城,谢怜又有些不舍。
“哥哥你安心去便是,这里交给我。”花城并不觉得照看阵法有什么难得,毕竟除了他还有房梁上的贺玄在。
“是啊,太子殿下,我也会照看的。”师青玄也顺嘴说了一句,然而师青玄的话虽然得到了谢怜的感谢,却同时使得贺玄眉头紧锁。
‘明明已经没有任何的法力,为何他还要这样的尽心竭力,难道他不怕死吗?’贺玄心中的疑惑慢慢的聚集,然而却不能阻止他不为师青玄担心,又或是不为现身去帮他。
看着谢怜离去,花城分了一些法力給师青玄随后让他守着阵法,自己也是从屋后闪身上房,坐在了贺玄身边。
“我看你还没吧风师扇给他?为什么?”花城面带笑意的问这贺玄。
“我…不敢…”贺玄看着手里的扇子,第一次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他甚至有些羡慕花城和谢怜,虽然他并不知道花城等了谢怜几个一百年,但是至少现在他终是得到了。
“你居然会怕?是因为师无渡?也对…”花城大概明白了贺玄的想法,莫名的同情起了他。
“是啊,是因为他,我觉得因为这个人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贺玄已经不知道还说些什么了,绝境鬼王桐庐山都不怕,第一次怕起了一个凡人,一个死人。
听完贺玄的话,花城并没有接话两人同时沉默不语。
随后还是贺玄打破了沉默,说道:“他现在会需要他的法器,能麻烦你…”
“不行。”贺玄还没有说完,花城就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继续开口说道:“要想给他,你就亲手拿给他,让我带给他可是要收费的。”
“你…同样是绝境鬼王…你就不能…”贺玄努力的讨价还价,然而不怎么明白人情世故的他,在花城面前屡屡碰壁。
“同情心?没有的,不存在的,你又不是殿下。”花城的脸上挂满了戏弄的微笑,“不过…殿下离开的时候,我有些担心,所以一会儿这阵法我可能需要麻烦你来看护,同时如果出现了意外我会带着人去黑水鬼蜮上空,麻烦你了。”
“好…”贺玄想着,幻化成花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也就同意了,不过想想自己的水域,贺玄有些犹豫。
“如果出现了损伤我会帮你修复,同时还可以抵消一部分欠款。”花城继续着他的循循善诱。
“好…骨龙…请手下留情。”想了想虽然同意了花城的做法,不过贺玄还是希望自己的几个亲信可以好好的活着。
“没问题。”说完花城也不久留,毕竟就在刚才,花城尝试着跟谢怜通灵,但是完全联系不上。花城准备下去找师青玄试试别的方法。
看着师青玄一边跟花城开玩笑,一边跟谢怜用移魂大法沟通,还可以游刃有余,贺玄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大概在他看来这样的师青玄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吧,从来没有什么顾及,逍遥自在。
联络之后,花城再次跳上了屋顶,这次大概贺玄一下能换不少的债了。
“黑水,告诉我两个你在天上的分身,我需要去仙京一趟。”花城已经想到了最快的方法。
“没问题,为了方便一个巡逻普通的侍卫,一个伺候在文曲星君身边的下等神官,都是可以随意走动但是品阶不高的。”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只毛笔递给了花城。“你用笔点他们一下我就可以收回分身,同样我的所有分身都是信息共享的,他们见到你并不会吃惊。”
听着贺玄说完,花城道了声谢谢,扔给了贺玄一瓶糖豆,告诉他有备无患,就拿着毛笔转身离开了。
贺玄则是幻化成了花城的样子,随后继续坐在屋顶看着师青玄,毕竟还没到需要他出手的时候。然而这时看着天空中的谢怜石像和魔火巨人着实有些头疼,想想这两个怪物一会儿要在自己的黑水鬼蜮上空大家,就很担心自己的骨龙。不过想想他们自己自行修复也就放心了一些。
直至千万巨石带着火焰飞落向皇城的时候,屋顶上的‘花城’终于坐不住了,一伸手直接调来了黑水鬼蜮中的部分黑水,毕竟自己水域中的水,才是自己最能随意支配的。
而后想了想自己无法用花城的银蝶化解,索性不如交给师青玄。
看着飞向皇城阵法的石块,谢怜心中大惊,却又因为要操控神像与魔火巨人较量分身乏术。
“哥哥不必担心,你这里坚持住就好,皇城之内自有办法。”听着耳边花城说话的语气气定神闲,谢怜也被感染了一样,不再担心。
与此同时,花城在谢怜身侧微微一扬下颔,示意谢怜向下看去。谢怜则是顺着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人阵外侧,慢慢走来了一个负手的红衣身影。谢怜定睛一看,心内有些茫然。
那身影不是……花城吗?怎么会有另一个花城?怎么回事?谢怜一脸迷惑的转身,还未曾问出口就被花城率先打断了。
“哥哥别被吓到了。这里的是真三郎,童叟无欺,如假包换。”
“那三郎…下面那个是…”
“哥哥稍等…看了便知…”
与此同时,师青玄现在微不足道的法力,并不足以让他看到到上面的谢怜和花城,一见旁边走来了一个“花城”,忙道:“血雨探花!!!你终于回来了!你搞什么啊离开这么久,有没有想到连通太子殿下的办法?不不不你还是先帮我应付一下这边吧,你看到天上那些火石头没?快想想办法!让你那群花不完的小蝴蝶飞上去把它们赶走,不然就死了……”
然而,‘花城’则是一语不发,冷冷任他一口气说完了一大堆,最后甚至皱了皱眉头,开口打断了师青玄,说道:“你自己解决。”
师青玄一脸茫然的道:“我自己解决?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开玩笑了,我又没有法力,再说了也没有…怎么可能……”话还没说完,‘花城’一把抓住他后领,直接将他从人阵里拎了出来。师青玄到是反应飞快,一出阵立即把左右两人拉拢,人阵这才没破。
然而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花城’把师青玄拖出来,随后低头看了看他虽然粘了泥土,却还不乏美貌的脸,所有人甚至连师青玄都以为下一秒‘花城’就要吻自己了。‘花城’下一秒仿佛清醒了过来,握住了师青玄的手。
师青玄看看自己双手,再看看自己身体,从头到脚都冒着灵光,抬头说道:“花城主,你见不到太子殿下也不用这样吧。要借法力你也别吓我啊,刚才你那样我会觉得我愧对太子殿下的,我不介意多吃几颗那种怪味糖球的,不过天上那么多石头,我一个人也解决不了啊…我手里有没有…”说道这里师青玄停顿了一下,随后低下头轻声的说出了三个字“风师扇。”
这时,‘花城’一甩右手,扔了一样东西给他。师青玄不假思索,抬手接住,拿下来一看,脸色刷的白了。那东西,便是已经被师青玄当掉的风师扇。
看到这里,巨石神像上的谢怜也忍不住了,说道:“三郎,风师扇不是在……下面那个是……?!”
花城道:“不用在意。临时叫来帮个忙的,他并不会为难师青玄,哥哥放心。”
至于师青玄,他握着那把自己熟悉无比的扇子,僵着脖子,缓缓转向那个‘花城’。随后‘花城’冷声道:“你自己解决。”同时扔给了他一个瓶子,随口说了一声:“不够自己吃。”随后把师青玄推了出去。
师青玄说是一跃而起,一把风师扇在手中翻飞,一扇子扇出去,手还有点儿抖,喘了几口气,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心有余悸的还没有缓过神来,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自己这个伙伴接触了。
然而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花城’师青玄有些不知所措,他觉得这个人并不像自己认识的花城,反倒是很像自己认识的另一个人,‘明兄’又或者是贺玄,让师青玄心中一痛,但又无法忽视那个人的存在。

评论 ( 2 )
热度 ( 99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