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双玄】所谓情劫 5

【双玄】所谓情劫

主CP:贺玄x师青玄

副CP:花怜、权引(之后会有单独的一本)

 如果确定没有什么不适我就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前情提要

楔子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师青玄看着手里的风师扇五味杂陈,如果不是借来了法力,自己怕不是买也用不上了,然而又怎么能够割舍。
不过好在那个让师青玄有些别扭的花城,大战过后并没有来找师青玄要回风师扇,同时师青玄原本在天界的好友也经常来接接济他,日子反倒是好过了不少。
当然,帮忙是一回事吃鸡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做了这么久的乞丐,吃一顿饱饭当然对师青玄的诱惑更大。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谢怜,师青玄是有点儿过意不去的,当然除了师青玄,还有贺玄现在对面的树杈上,想要去厨房大显身手。
至于谢怜,当然并不是负责做饭的,而是负责端菜的,毕竟谢怜做出来的食物,除了花城别人谁还能吃的下去。
至于吃食的问题,鬼市里面花城的手下早就主动过来帮忙了,只不过看着厨房里,猪妖剁猪肉,还是让谢怜有些不忍的,不过好在是不用自己做饭。
一批鸡汤端出去之后,谢怜又走回了厨房,看着又一次准备好的50碗鸡汤,满意的笑了笑,然而还没等到他笑出声,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再次回头,那50碗鸡汤就让全部被吃掉了,连点儿汤都不剩。当然谢怜并不知道是谁做的,不过花城确实知道的,狠狠的说道:“我会给他加利息的。”听到这里谢怜终于知道是谁了,却又有些同情他。
至于原本准备去端汤的师青玄,当然也是看到了,他张着嘴一件不可置信的看向谢怜,随后问道:“我刚才没有眼花吧?我分明是看到了。”
“老风你没看错,是他…不过我没看到他,只不过三郎说的人一定是他就对了,毕竟只有他欠了三郎好多钱…虽然我不想帮他跟你开脱…不过他也是个可怜人就对了…50碗鸡汤下肚,我真怕他又撑得去冬眠。”谢怜一边跟师青玄说着,一边被花城拉着往外走,临到最后还不忘嘱咐师青玄:“如果不想看到他就别去厨房了…他…”话还没说完谢怜已经被抱怨的花城拉出了院子。
等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新的吃食终于上桌了,看着原本说好的鸡汤换成了鱼汤,其实对于乞丐来说是无所谓的,对于他们来说有的吃就好,不过那些道士和尚,却有些斤斤计较,不过倒不是真的准备为难谢怜,毕竟血雨探花他们是惹不起的。
“道长,怎么变成鱼汤了。”果然又是天眼开跳出来‘主持正义’。
“鱼汤怎么了,多好喝,这可是我们破庙附近那家小店的老板做的。”说完乞丐们继续大口的吃了起来。
“算了算了,不过这谢道长的观里,怎么一个两个都是妖气这么重。”虽然这么说,天眼开还是拿过了一碗鱼汤喝了起来。
等到这波鱼汤喝的差不多了,师青玄率先站了起来,走向了厨房,他刚走到厨房附近,门帘就被从里面掀了起来。原来是火骨端着鱼汤,水骨帮他掀着帘子。随后一个眼尖的乞丐看到了厨房里的贺玄,开口喊了起来:“老板,原来真是你啊,我就说这鱼汤怎么这么熟悉。”
从来没见过酒肆老板的师青玄,好奇的侧了个头,没想到映入他眼帘的确实贺玄的神行,当即师青玄愣在了当场。
“明…不对…贺公子…”师青玄看到贺玄的一瞬间明显的有些不知所措。
“老板是我有些失望吗?我还不至于为了跟你计较而去做饭。”贺玄还是冷着一张脸。
“你跟我计较的还少吗?”师青玄不敢大声说话,只敢小声的嘟囔,抱怨出自己的想法。
“你说…”还没等贺玄问出师青玄在抱怨什么,就被人无情的打断了。
“怎么这个碗上也有妖气,还这么重,你们这个后厨房…黑水沉舟…”
果然又是天眼通,他不喊还好,他这一喊,所有的和尚道士一起抬头看向了贺玄的方向,有的那些馒头,有的攥着鸡腿,有的端着碗,那画面好不热闹。
贺玄其实并不在意,毕竟他并不吧这些和尚道士放在眼里,不过还是有些让他心烦就是了。他皱眉看向那群和尚道士,随后说道:“你们还想不想好好吃东西。”
只见众人全都齐齐的点头,随后低头继续吃喝。贺玄难得的挑了挑眉一脸愉悦的表情,当然这表情除了事情没没人看出来了,毕竟他们还不够了解贺玄。
“所以…贺公子…一直…”
“一直都是我…喝汤…”说着贺玄把他手里单独那些的那个汤碗,塞到了师青玄手里,末了又一次叮嘱了一句:“不许给别人。”
看着手里的汤碗师青玄愣住了,直到贺玄再次走进厨房,师青玄才呢喃着开口:“明兄。”随着这句明兄一滴眼泪终于还是挣脱了束缚,落进了碗里。至于这句明兄,贺玄又怎么会没有听到。

回到新仙京,谢怜终于让花城同意关上了大钟的每日报告,真是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同时对于这次守护京城有功的师青玄,谢怜是有私心的他希望师青玄可以回来,而且风师的位置一直没有人能不上,人间有很多的祈愿都无法完成。
好在现在谢怜还算说一不二,而且贺玄当时只不过是散尽了师青玄法力,到是没有赶尽杀绝到破坏他的神格,所以按照常理说师青玄只要勤加修炼就可以飞升,不过大概是京城真的并不适合修炼的问题吧,师青玄只有少的可怜的一点儿修为。
谢怜终于坐不住了,拉着师青玄找了个修炼圣地,同时有意无意的让花城,告诉贺玄师青玄修炼的地点不太安全,经常会有想要修行的灵兽出没。好让两人拉近距离。不过可惜的是,贺玄好想下定了决心,即使护法也不出现,只是默默的守护,直到师青玄再次聚集法力,能够感知周围人事的时候,贺玄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神行,反倒是坐下跟师青玄一起修炼,但是让躲在云端的谢怜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
师青玄再次飞升,甚至都没能跟贺玄道谢,贺玄就消失在了师青玄眼前。当所有人都在称赞他努力,然而师青玄自己知道,自己还是占了贺玄的命格,毕竟贺玄并没有给他换命,所以自己的飞升依然是注定的,注定的让他自己都觉得不甘心。
刚刚回到仙京,师青玄就不得不忙碌了起来,风师的府邸已经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了,自从师无渡身死,师青玄失踪,风师和水师的位置再没人能补上,师青玄回来之后,灵文也轻松了不少,不单单是因为师青玄跟她关系好,更因为师青玄风师的身份,毕竟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去管一管那些其他先官无能为力事情了。
看着人间因为风向问题,气候大变,师青玄拿起了风师扇,和灵文递给他的卷宗走了出去。然而另一个问题却也让他无从下手,气候更替他可以靠自己的风解决,然而潮汐的变化,却是他无法解决的,毕竟那是水师的责任,想到这里师青玄依然有些心痛,却又知道不能怪贺玄。只得去千灯观问问太子殿下有没有办法。好在太子殿下还是很负责任的,叫了个原来水师殿里的中等神官,协助师青玄,只不过谢怜并不知道,这个中等神官也是贺玄的分身之一,当然花城是不会点破的。
人间的事情处理的很快,但是因为只是下等神官,贺玄即使再怎么想帮助师青玄,也无法使出自己的全力,毕竟这是自己目前离师青玄最近的分身了。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贺玄无法发挥他所有的法力,毕竟太厉害了不符合他的身份,看着师青玄也只能干着急,毕竟他现在伪装的是一个法力不高,还没有法器的神官。
不过大概屋漏更遭连夜雨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一天,布风之后,师青玄拉着水官刚准备回仙京,不料雨突如其来,师青玄避水咒刚出去,没想到法力支撑,还没走到前面破庙的屋檐下,就消失了,就在水官的避水咒念出来的空挡,师青玄淋了雨,正准备休息一下,两人再次折返仙京的时候,一只不长眼睛的凶兽来到了破庙,贺玄实在是无法忍受了,偷偷用法力放倒了师青玄,却不想凶兽的爪子异常的锋利,不巧的是正好有一个砸在了风师扇上,打断了一根白玉扇骨。
看着断掉的白玉扇骨,贺玄想要拜托花城帮忙,却不想被拒绝,不过花城却答应了帮他跟师青玄说一声。
好歹是躲过去了,贺玄带着扇子和刚才的兽爪回到了黑水鬼蜮,原本贺玄只不过是想用兽爪对自己之前自刎用的那把剑进行提升,看能不能做出法器,这次可好用来修复扇骨也合适,毕竟可以折断法器的必定不是凡品。
好在师青玄对谢怜非常信任,并没有怀疑,同时还落得几天的清闲。
只不过等到贺玄把修好的风师扇交给花城,想让他麻烦谢怜交给师青玄的时候,花城犹豫了,风师扇上多了一个看起来如同墨玉却其中带着一丝猩红的扇坠,花城一看便知这是黑水的骨灰。
“你就这么把骨灰给了他,你就不怕他报复你吗?”花城其实还是觉得贺玄是些可笑的。毕竟与他不同,贺玄和师青玄还是有些仇怨未曾化解的,纵然贺玄单方面决定看开了,自认为不想再追究,然而师青玄是不是也是同样的看开了就无人知晓了。
“你不是有做过同样的事情吗?既然我愿意给他,那么不管是挫骨扬灰还是撒着玩儿,都随他,我愿意。”贺玄永远都是一脸的不耐烦。
“可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难道你觉得你会与我相同吗?真是傻。”纵然这么说,花城还是决定帮他一把,毕竟这个人情划算的很。“这扇子我不会帮你转交给他的,如果想给他,那你就自己还给他,如果三日之内师青玄还没有拿到风师扇,我就会告诉他扇子在你手里?让他来找你拿。”说完花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贺玄其实是有些害怕见到师青玄的。毕竟当他正视自己的内心之后,以他的性格,又怎么能接受自己和仇人在一起,纵然这个人其实并没有伤害他,而一直对他很好。


评论 ( 5 )
热度 ( 97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