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双玄】所谓情劫 6

【双玄】所谓情劫

主CP:贺玄x师青玄

副CP:花怜、权引(之后会有单独的一本)

 如果确定没有什么不适我就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前情提要

楔子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没想到的是贺玄居然真的站在了菩荠观的门口,不过可惜的是贺玄并没有用他本来的面目,反而是再次化成了花城的样子。
至于真正的花城,现在正在千灯观里和谢怜温存,当然躺在花城臂弯里的谢怜,究竟受到了怎样的对待,也就不是你我可以目睹的了。
“三郎,今天是不是最后一天了?”谢怜一边享受着花城周到的按摩,一边问道。
“哥哥,不要总想着别人的事情了,想想三郎。”花城当然知道谢怜的心意,不过就是想逗逗谢怜,却不想真的得了大便宜。
“三郎,你又多想。”说完谢怜也不等花城反应过来,谢怜竟然抬头在花城的唇边落了个吻,即使对于花城来说,谢怜的主动也是难能可贵的。
“哥哥,这是感谢我,还是单纯的为了想知道结果讨好我?”虽然知道谢怜的本意,但是花城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逗逗他。
“当然是…为了三郎…”谢怜并不擅长撒谎,尤其是面对花城,当然了,其实也不算是撒谎。
“既然这样,那哥哥,咱们继续吧。”说着花城按摩谢怜后腰的手向下滑了滑,附上了那柔软的地方。
“三郎…”谢怜有些害怕的不敢再动,虽然谢怜并不在意跟花城现在的关系,但是毫无节制也是让他有些害羞的。
“好了,哥哥不逗你了,你不是想看。”说着花城把原本趴在自己怀里的谢怜,转了个方向,让他躺在自己怀里,随后拉着谢怜的手,让他可以通过银蝶看到外面的情况。
这只银蝶是花城离开之前留在菩荠观屋檐上的,毕竟那里也算是他和谢怜的家,没人在的时候,还是要照看一下的。


至于菩荠观那里,果不其然贺玄并没有用自己本来的面目面对师青玄,反倒是继续化成了花城的样子,这让谢怜有些无奈,好在是知道正搂着自己的确实是真的花城,不然大概太子殿下也要醋意大发了。
‘花城’先是打量了一下菩荠观四周,随后正准备推门走进菩荠观的时候,忽觉身后清风骤起,还没等到来人落地,那爽朗的声音以至:“花城主,我来了。”
‘花城’转头看了眼来人,那墨色的眼珠中,是怎么抹都抹不开的深沉,甚至直至刚才都还悠哉悠哉的师青玄都被这眼中的深沉所震撼,愣神片刻之后方才反应过来。
“花城主,不知我的扇子修好了吗?”师青玄看着眼前这个冷冷的不太愿意说话的‘花城’,有些迟疑的开了口。
“已经修好了,给你。”说着‘花城’抬手,一把折扇出现在了1的手中。
“谢谢你,花城主。”一边说着师青玄伸手拿过了风师扇。
等到师青玄拿走风师扇的同时,‘花城’转身准备离开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师青玄居然抬头叫住了‘花城’。
“花城主,这个扇坠是怎么回事?”师青玄满脸疑问的看着‘花城’的背影。
“那是一个你的故人,托我给你的,希望可以保你平安。”‘花城’并没有回头,而是略微抬头,有些怅然若失的说道。
“故人吗?难道是太子殿下,那他直接给我不就好了。”师青玄大概想不到自己怎么会有故人,毕竟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并不是他,这个人或许你连故人都不愿意称呼,这个人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你的仇人吧。”‘花城’说话的口气更加有点儿自嘲的感觉。
“是他吗?”师青玄有些怅然若失的看着1的背影,仿佛自己看到的并不是花城,而是那个陪自己天上地下无法无天的黑色神行。
“如果是他,我会好好收着的,麻烦待我谢谢他。”师青玄从不敢想自己再次见到贺玄的场景,或许是自我逃避,又或是自我催眠,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一点,怕只是害怕认清内心罢了。
“我会转达的。”说完1推门走进了菩荠观。
“哎…花城主…你帮我跟太子殿下带个好…”看着‘花城’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师青玄仿佛刚刚想起来一样,喊了一句,不过也不知道1听到没有,还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说完之后,师青玄拿着风师扇有些怅然若失的离开了。

这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了,千灯观里谢怜睁开了眼睛,微微的叹了口气。
“三郎,你说这两个人到底该怎么解决啊。”谢怜永远都是一副老妈子的样子,什么都想去管。
“哥哥,你既然想帮他们,不如过两天去跟师青玄面前晃一晃,按照师青玄的性子他一定会忍不住来问你是怎么回事的,你只要顺水推舟告诉他那天咱俩都在千灯观,而菩荠观是让我那个朋友自己去的就好了。”花城看着怀里皱着眉头的谢怜,想着还是帮他解决了吧,毕竟自己的人还是自己心疼。
“三郎你真是太聪明了。”说着谢怜不自觉的抬头亲了亲花城的下巴,表示感谢。
“哥哥,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儿奖励。”说着花城翻身把谢怜压在了身下。
千灯观里再次传出了让人羞红脸的声音。站在门口刚想让花城和谢怜吃饭的引玉,摇了摇头决定放弃了,当然把着院门往里看的权一真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师兄,我们去吃饭吧,师兄,师兄…”看着拉着自己袖子的权一真,引玉也只能妥协了,点了点头拉着权一真离开了。

第三日,谢怜终于能够顺利下床了,立刻跑开,准备去完成花城帮忙想的对策。
刚刚赶到仙京的谢怜,直接拐去了风师府,果不其然师青玄难得的待在自己的府邸,手里正拿着风师扇,看着扇坠发呆。
“老风…师青玄…风师大人…”换了几个称呼,师青玄都没有反省,谢怜索性坐在了师青玄的对面,晃了晃师青玄的手臂。
师青玄立马宛如惊醒了一般,看向谢怜。
“太子殿下,你怎么来了。”师青玄抬头看向了谢怜。
“我来看看你,顺便躲一下三郎。”一边说着谢怜面带窘色的伸手揉了揉后腰。
“太子殿下,你这是来我这里秀的啊,太不厚道了。”师青玄表情开始生动了起来。
“没有没有…对了,老风你扇子修好了?”谢怜赶快切入话题。
“是啊,不过太子殿下帮我修的吗?花城主没跟你说?”师青玄有些疑问。
“我去问三郎的时候,他说他有个朋友会弄,就让他去拜托了他的朋友,随后我就不知道了。”
“那大概三天前,花城主在菩荠观给我风师扇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吗?”
“三天前吗?那天我跟三郎在千灯观…”
“那我那天…看到的花城主…”
“大概是他的那个朋友吧…”
这么说着师青玄感觉自己背后一凉,随后看着谢怜,开口继续询问:“那太子殿下…你见过这个人吗?”
“没看到脸,不过是个跟三郎差不多高的男子,喜欢穿一身黑色玄衣。”谢怜抬头想了想开口说道。
“黑色玄衣…看来是他了…可他为什么会…”师青玄自己喃喃自语。
“你别想太多,三郎还说他朋友给了你个礼物,是他自己做的还说那个东西,对他非常重要,希望你可以喜欢,我还想知道是什么?”谢怜赶紧分散师青玄的注意力。
“是个扇坠,看起来并不太精致,不过应该是个骨…”说道这里师青玄愣住了—骨坠,那就是说这个扇坠是他的骨灰,他怎么能,他怎么敢,他不怕自己报复吗?他明明知道自己跟他连故人都不是,只是仇人,即使如此他也愿意吗?
不想带着这样的疑问继续下去,师青玄转身正准备询问那人的所在,却不想就在此时,传来了钟声,师青玄再渡天劫,只不过这次师青玄并不是要经历雷劫,而是下凡再渡情劫。
看着师青玄的情劫,谢怜是有些意外的,毕竟情劫已经好几百年都未曾出现了。

“刚刚听哥哥说,师青玄要下凡去渡情劫,这个机会你了不要错过。”看着贺玄眼中的执着,花城第一次感到了不忍,或许自己当年也是如此。
“多谢,这一次我一定护他周全。”贺玄只要面对之后,就绝不会怀疑自己的内心。
哪怕之后再无瓜葛,甚至徒增怨恨,也好过从未相识。



评论 ( 1 )
热度 ( 79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