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双玄】所谓情劫 7

【双玄】所谓情劫

主CP:贺玄x师青玄

副CP:花怜、权引(之后会有单独的一本)

 如果确定没有什么不适我就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前情提要

楔子                           



贺玄知道事情的时候,师青玄已经站在那冥府之中,等待着六道轮回之门的开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绝境鬼王竟然不曾犹豫就来到了冥府。
“风师,你的神力我并不会剥夺,只不过按照惯例要将你的神力和原本的神格封入体内。不干扰你的情劫。”
“有劳冥尊了。”
师青玄看着轮回池,第一次希望自己的哥哥可以再次与自己相遇,即使明知会再次分开,师青玄也希望可以遇见。
走进轮回池时,师青玄感觉身后伴随而来了湿润的气息,回过身去,看到了一抹黑影停留在了远处,师青玄笑了,不管哥哥会不会出现,但至少他知道有个人肯定会护着他。
随后,师青玄转身走入了轮回池,而谢怜则是拿过了师青玄的这一世的命格卷轴,看着那只有姓名和家宅的卷轴,谢怜还算明白,然而贺玄却有些惊讶。
“啊…嗯…我该…”贺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谢怜。
“就叫我谢怜吧,这是师青玄这一世的命格,你看一下他这一世的名字和家宅所在,如果你愿意就去找他吧。”
“谢怜…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没有这一世的具体的经历,只有名字。”
“我先不回答,我只问你,黑水你确定如果我们为师青玄写好了情劫的剧本,你还能插手其中吗?”
“我不能…”
“那你愿意这一世只远远的看着吗?不参与任何一件事情?”
“我不愿意,我也做不到。”
“所以,风师大人这一世的命数,看他自己,和你自己如何争取。”
“多谢。”说完贺玄转身去了凡间。
至于那卷轴,上面只简单写了寥寥数笔:师青玄,皇都人氏,生于三月初五,天降奇景。而后全是空白,对于贺玄来说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师青玄出生那一天那,花飞满城,晴空落雨,那雨水飘洒在空中,虽为玄黑之色,却又不曾染乱这一丝红尘中的清明。花瓣的娇艳之色,并未被雨水所打扰,反而两厢纠缠,纷乱又不失美好。
看着刚刚出生的师青玄,贺玄第一次感到了欣慰,至少这个师青玄并不会记得自己黑水沉舟的身份,和杀兄仇人的关系,只那样自己这一次至少有了机会。
随后贺玄看了一眼师府旁边的府邸,虽然并不是很大,却也还算得上气派,索性贺玄把府邸买下,然后让人收拾了一下就住了进去。
贺府需要个老爷,索性贺玄平时已经习惯了分身,至于主母可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当做对妻子深爱,不愿另娶罢了。
想了想贺玄还是准备重操旧业,毕竟师家这辈经商,索性贺玄还是开起了酒楼。平时酒楼的生意都有五只骨龙负责看管到也相安无事,至于贺玄,时不时的偷偷溜进师府,去看看师青玄。
终于等到了师青玄要去学堂的年岁,即使家里再有钱,师青玄的父母还是希望他可以多去接触人,至于贺玄则是努力的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然后一脸不愿意的走进了学堂。
让他没想到的是,师青玄居然再一次主动的靠近他,让他甚至以为这个师青玄并没有失忆。
“你叫什么名字啊?”师青玄天真的看着这个长得很好看,却没有什么好脸色的同学。
“贺玄…你那?”虽然知道,但是贺玄还是问了出来,毕竟这一次他要自己把握机会。
“我叫做师青玄…我以后可以和你一起玩儿吗?”师青玄觉得这个人长得很好看,虽然基本上没有给人好脸色,但是师青玄就是觉得这个人让他很想亲近。
“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也不知道师青玄是怎么想的,他居然会主动来找师青玄搭话,这让他有些意外。
“你说你说。”对于有了第一个同龄小朋友师青玄来说,可以说是难能可贵的。
“等你长大以后,做我的新娘子怎么样?”贺玄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我是男孩子…”说完师青玄小脸红红的看向了贺玄。
“我知道啊…但是以后男孩子也可以做新娘子,而且你长的那么可爱…你肯定会愿意的…”虽然并不知道师青玄恢复神识之后会是什么想法,但至少贺玄要让师青玄这一世答应他。
“你说的是真的?男孩子也可以做新娘子?还有你真的觉得我长得好看吗?”师青玄的眼睛亮亮的,看着贺玄等着他的回答。
“你长得很好看…我…我…第一眼看到就很喜欢你…”贺玄虽然这么说了,但是贺玄心里却有些不甘心,毕竟他对于师青玄并不是喜欢,而是货真价实的爱啊,但他却不敢现在就说出口。
“那…那我就答应你…”说完师青玄抬头,明显看到了贺玄的眼睛一亮,随后继续说道:“但是…”随后停顿了一下,师青玄就是想看看贺玄脸上的变化,接着说道:“你要多对我笑笑…还有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能做到吗?”最后一句声音有点儿小,但是也可以听出小小的师青玄是真的希望和贺玄在一起的。
“我答应你…”随后贺玄的嘴脸向上翘了翘,努力的保持微笑,虽然有些僵硬,但却让师青玄从心底感到了开心。
看着这样的贺玄,师青玄也笑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师青玄心里总觉得他就该这么做,贺玄的笑容他就该让它长长久久的出现。


自此以后,两个人经常一起去学堂,至于师青玄的父母也希望孩子多跟同龄人接触,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克制师青玄。
至于贺玄不知是从那里听说了,抓住一个人的心,先要抓住一个人的胃,总希望可以给师青玄做顿饭,让他能够更加的喜欢上自己。
这一天,终于让贺玄盼到了。
这天下午,学堂放学之后,贺玄犹豫了半天终于拦住了师青玄。
“青玄,你…一会儿有时间吗?”
“有啊…有啊…”一边说着,师青玄两眼开始放光。
“那你要来我家玩吗?”其实贺玄还是有些把握的,虽然师青玄很少去他家,但是贺玄但是去过很多次师宅。
“没有问题,其实今天我出来的时候就问了父亲,毕竟早就说了,今天学堂放学的时间提早了。”一边说着师青玄的脸上楼露出激动的神色,甚至小脸都兴奋的红了。
听到师青玄原本就有外出的打算,贺玄有些不是滋味的撇了撇嘴,酸溜溜的开口说道:“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你原本是不是就有约啊…要是这样…那我…那我就…”
看着贺玄低着头有些别扭的脸上透露着不舍的表情,师青玄就觉得一阵开心,然而当看到那人一脸醋意的时候,师青玄莫名的又不希望他多想,赶紧打断了贺玄的话,生怕他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一样。
“我原本是打算下午带着一个黑着脸的大木头,去城西面我家的桃花园看桃花,然后听说城西有家不错的酒楼,爹爹还特意多给了我一些零花钱,让我去尝尝,他想下个月带着母亲去品尝,既然有人怀疑我那就算了。”一边说着师青玄把头扬起来,但是又不知道贺玄是什么表情,师青玄忍不住的斜眼睛往下瞟。
直到听到这里,贺玄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居然不分青红皂白,乱吃起了自己的飞醋,顿时有些难得的抬手摸了摸鼻尖。
“青玄…我…你听我说…”贺玄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以前还在仙京的时候,总是师青玄来找他,而他总是偶然的接受,从没有考虑过要去怎么让师青玄开心,当时也没有这个自觉,而现在贺玄确是想要解释,却无从开口。
“你怎么那么可爱,我不逗你了…你想带我去做什么?你说吧。”看着满脸焦急的贺玄,师青玄满足了一下自己内心想要欺负贺玄的想法,之后马上拉住了贺玄现在还软软的手,拉着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询问。
“青玄,你说的那个酒楼…是不是叫做‘玄墨阁’?”外表看上去也只不过是六、七岁的贺玄总是努力的在他稚气未脱的脸上,表现出深沉内敛的样子,却又让师青玄觉得有趣。
“是啊~有个玄字别告诉我是你家来的?”两个孩子就这样手拉着手往城北走去,至于两人的小斯就跟在身后两三步的地方。
“是我家开的…前段时间跟父亲…学了两道菜,想…想做给你吃…所以刚才我才想让你来我家。”
“居然真的是你家的,那看来可以直接让父亲带母亲去了,这你都不早告诉我,看来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没有…我怕你觉得…”
“好了好了…你怎么总是听不出来我在逗你…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回家吧。”
贺玄并没有继续接话,而是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而后捏了捏握在手里软软的那只手,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除了你还有谁敢逗我。
虽说君子远庖厨,但是贺玄作为一个被迫成为吃货的人,还是很喜欢下厨的,所以想要給师青玄做几个拿手好菜还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看着脱去外面广袖罩衫的贺玄,站在小板凳上有模有样的炒着菜,师青玄则是靠在门边上,看着那背影,看在觉得赏心悦目,心里就更别提多开心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已经开始了发育了,从后面看去,贺玄现在的样子只能让师青玄想到贤惠两个字,师青玄情不自禁的冲着贺玄的背影吹了声口哨。
听到口哨声的贺玄,差点儿没把手里的炒勺扔出去,好在他还是了解师青玄的,随后贺玄放下了了炒勺,转身开口说道:“青玄,可是我娶你,叫声相公来听听。”
师青玄睁大了眼睛瞪了贺玄一眼,低头看到了门边上放着的一捆葱,想也不想师青玄就抽出来一根,开始追着灶台边的贺玄打了起来,不一会儿一片翠绿色带着水珠的葱绿甩在了贺玄的头顶,贺玄因为还没长开,手勉强能够到头顶的菜叶子,一把抓下来之后,看着还在他身后追逐的师青玄,贺玄灵机一动,转身跑向了厨房外的花园,至于正在锅边上看着火的火骨也只能尽职尽责的低下头,两耳不闻窗外事。
贺玄出于私心,带着师青玄扫到了庭院里的桃花树下,看着师青玄还挥舞着手臂,不依不饶的样子,就觉得莫名的开心,贺玄随后逐渐放慢了速度,而后在师青玄快要跑到的时候,让师青玄直接扑进了怀里,贺玄真是机关算尽只为了这一下的亲近。
师青玄一个没停住直接扑进了贺玄的怀里,看到贺玄挺住,师青玄先是一愣,随后也就顺其自然的扑到了贺玄的怀里,然后顺势直接把贺玄扑倒在了草地上。
看着趴下之后,双手撑起坐在自己身上的师青玄。贺玄看着师青玄那跑的红扑扑的小脸,就在自己脸前,还挂着得意的笑,让贺玄有些后悔现在这小小的身体。
然而下一秒,贺玄的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儿。师青玄主动的俯下了身子,用自己软软的唇封住了贺玄的,贺玄原本睁大的看着师青玄的眼睛,得意的笑弯了。几秒之后,师青玄正准备离开时,却不想贺玄死死的搂住了师青玄的腰,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师青玄觉得快要憋死过去,才伸手捶打着贺玄的胸口,让他放过自己。贺玄终于还是放过了师青玄,只不过在分开的一瞬间,伸出舌头舔了舔师青玄的唇。
两人就这样腻歪了一个下午,随后吃了贺玄之前准备的饭菜,师青玄开心的不得了,只不过一个下午都红着耳朵。
随后的几年里,师青玄经常时不时的出现在贺玄的家里,两人的接触也都止步于亲吻,毕竟还都是孩子,不过贺玄相公的地位还是很稳固的。
只可惜还是人算不如天算,原本想要陪着贺玄长大,一天都不离开的,却无奈的发现黑水鬼蜮附近出现了敢去捣乱的近绝鬼怪,不得不去处理事情的贺玄只得选择离开,当然他在离开之前还是会把自己的小新娘定下来的。

“这个玉佩,你我二人一人一个,等我再回来时我就来娶你,所以青玄,等我可好?”贺玄用两块他得到的难得上好的墨玉做了腰坠,送给师青玄作为定情信物。
“好,我等你功成名就,你也记得十岁之后我将要去山上寻我哥哥一同修道,大约五年之后就会下山,到时你我二人共赴今日之约。”师青玄一脸兴奋的看着贺玄,心里想着自己能够御剑飞行的时候,会不会让贺玄刮目相看。
“那如果你发现…你关系非常好的人…是鬼怪你会怎么做?”贺玄一瞬间傻眼了,修道的师青玄一定会知道自己的身份。
“如果这个人是你…那我就把你放在我的葫芦里,每天供我玩乐…让你天天只能陪着我一个人…”一边说着师青玄一边踮起脚亲了亲贺玄的鼻尖。
“说好了…不许反悔…”贺玄觉得或许这才是师青玄的真面目。
人类与鬼怪的承诺,便是一生一世的咒枷,如果违背不得好死,然而这个咒枷只听从本心,无论如何的谎言都无法让咒枷生效。
当贺玄看到自己和师青玄手腕处出现的水波纹的咒枷印记时,贺玄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评论
热度 ( 37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