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双玄】所谓情劫 8

【双玄】所谓情劫

主CP:贺玄x师青玄

副CP:花怜、权引(之后会有单独的一本)

 如果确定没有什么不适我就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前情提要

楔子                            




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师青玄没有爽约,他在十五岁这年成功的被师傅放下了山。
至于另外一件让他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在山上等他的哥哥,师无渡居然也一起投胎转世,这让师青玄开心不已。不过这一世的师无渡却让师青玄感觉不再熟悉,师无渡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护短护到没有原则,甚至这一世的师无渡有些刚正不阿。
看着这样的师无渡,师青玄心底隐隐的有些担忧,毕竟贺玄跟他分别的时候,就隐隐约约让他觉得觉得贺玄并不一般,甚至贺玄可能并不是人类,不然按照贺玄的性格,怎么会提前未雨绸缪,问出了所有的打算。
一边胡思乱想,师青玄错过了师傅的叮嘱,只见道人脸上出现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道:“青玄…青玄…刚才为师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明显没有听到的师青玄抬手挠了挠头,随后抬头看满眼抱歉的眼神中还带着些许调皮的看向师傅。
“哎…青玄,你随与道家有缘,但你尘缘未了,如果不能断尽尘缘,虔心修行,不如就留在红尘之中。如若你尘缘散尽,为师等你回来。”
想想师傅说的尘缘,师青玄抬手摸了摸自己挂在腰间的玉坠,笑了。他知道师傅所说的是什么,他也知道自己怕是再也不能有仙缘了。不过他并不在意,毕竟这个选择是他早就已经决定的。
“看来你我师徒可能已经缘尽于此了,那为师也只能希望你莫要强出头,毕竟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几只绝经鬼怪。”看着满面桃花的徒弟,道人也只能暗自叹了口气。
不过即使师青玄再怎么心急,却也还是没有快马加鞭的往家赶,毕竟他下山最重要的任务还是游历,即便这次游历之后还会不会回山都还是个未知数。
这么想着,师青玄就差走三步退两步了。至于盘缠问题,师青玄仗着自己能说会道,同时又相对精通周易八卦能掐会算,摆了个算命的摊位,一边算卦、一边往家走。
这一天师青玄依旧是吊儿郎当的坐在他的算话摊后面,等着客人主动上门,师青玄一边吃着自己冰的西瓜,连看都不看桌子上散落的卦签。就在这时一个身着玄衣的人坐在了师青玄的算命摊前面。
师青玄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一手拿着西瓜,腾出一只手向那人挥了挥,同时开口说道:“您稍等啊,等我吃完了这块儿。”那人也不着急,坐在那里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直到师青玄吃完西瓜那人都还没走,师青玄也有些奇怪,不过当他抬头看过去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这人我怎么觉得我认识。
随后师青玄还是率先开口,毕竟挣钱重要。
“多谢你等了这么久,等下的挂钱我给你打个对折好了,麻烦问一下你想求什么?”
“姻缘。”
那人并不怎么样愿意多说话,师青玄也不在意,毕竟是自己的衣食父母。
“那想问是求签问卦,还是手相面相,还是测字?”听到是要问姻缘,师青玄还是安心了不少的,毕竟姻缘无非就是说些好的,而且相对的可能是因为贺玄的存在,师青玄反而对姻缘签的解法更上心。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笑笑,这笑容让师青玄更加觉得熟悉,却又还是话到嘴边叫不出名字。
师青玄看着那人伸出来的掌心却再也笑不出来了,所有的掌纹都在那人的掌心,却又无从得知他的姻缘,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只有一个原因那人的姻缘去自己有关,可两人都是男人,怎么可能。
这个想法在师青玄脑海中闪过,是啊,怎么不可能,因为这个人就是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啊。
“这位公子,你情路坎坷,你爱的人不爱你啊。”说完师青玄停顿了一下,想等一下贺玄的反应,却没想到这一下确实自己的心让人揪住了。
“是吗?原来青玄并不爱我,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多谢。”那声音说的有些无奈也有些庆幸,师青玄听着却有些迷茫。
“公子不在问问了?”
“不用了,多谢道长,他如果不爱我,或许会不现在开心。”说完贺玄放了银两在桌上,转身离开,他知道那道长便是师青玄,原本的惊喜,既然师青玄没认出自己那便不用给了,说着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怀里的扇子。
师青玄抬头,看到贺玄正准备转身离去,想也没想伸手扯下腰间的玉坠,抬手扔了出去。
“我让你走了吗?你就走?不是说以后都听我的吗?”
“你不是不爱我了吗?”贺玄抬手接住了玉坠,随后有些不解的看向师青玄。
“你傻不傻,怎么这么多年都听不明白我在逗你。”说完师青玄站着跺了跺脚,接着蹲下去吃西瓜。
后知后觉的贺玄傻傻的勾起了嘴角,拿着玉佩现在师青玄身后,等师青玄吃完西瓜,伸手在水桶了涮了涮手,然后直接拉过了贺玄的衣服,在上面擦了擦手也不在意那人是不是不开心,至于贺玄根本不在意,只是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师青玄。
之后的日子,师青玄就不怎么摆摊了,贺玄带着他一路游山玩水,同时自己出钱带着师青玄沿路品尝各家酒楼的招牌菜,美名其曰取长补短。

大约半个月的路程,生生让两个人有了快一个半月才到京城。至于师家,师青玄原本在上山修道之前,就在担心家里会不同意,毕竟两个男人也算是罔顾人伦了,所以已经提前打好了预防针,自己修道之后便不会婚配,也好断了父母的念想,当然在家里还有其他的哥哥、弟弟。
至于贺玄却也没有执着跟他去师府,而是把他送到家门口之后,转身进了隔壁自家的院子。酒楼和府邸,贺玄修炼的这几年功夫,分配火骨几个人轮流看管,反倒是做的越来越大,也让他安心了不少,毕竟想想自己还欠了花城不少的钱。至于省下的那就留着养师青玄也没有什么不好。
之后的日子,不仅师青玄,连贺玄都觉得难得的轻松,然而他知道情劫如果真的简单就结束了,就不是天上那些人的做法了。
果不其然每日腻歪在一起的两个人,终于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纵然是贺玄再怎么隐藏自己的气息,为了不让师青玄发现,然而鬼气着实是无法掩藏的,尤其是粘上了鬼气的活人,师青玄和贺玄两人每天在一起,四下无人时师青玄还总是喜欢时不时的把头埋在贺玄的怀里,至于夜间两人唇齿相依,做些更亲密的事情之后,贺玄身上的鬼气就更加的沾染了师青玄全身,不过师青玄到是没怎么在意的,毕竟师青玄这一世半斤八两的水平,怎么可能比得上原先的风师大人。不过贺玄总是不在意的,对他来说只要这个人
再过不了几天就是师青玄的生日了,贺玄独自一人的时候,看着手里的风师扇,暗自出神,他是希望把这把风师扇送给师青玄的,他想这也是谢怜将风师扇交给他的原因,但又怕这一世的师青玄无法真正的驾驭风师扇。
就在贺玄纠结的时候,一个在他意料之外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同时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人居然是来开解他的。
“花城,你怎么…”
“迫不得已,哥哥菩荠观偷窥,看你总是犹犹豫豫,让我来帮你一把。”
“有劳你家太子殿下关心了,我也只不过是没有考虑清楚什么时间送给他罢了,至于这扇子迟早是要给他的。”
“那你就这次生日送给他好了,他的法力不够,不是还有你吗?这点儿觉悟你都没有吗?”
听到这话,贺玄明显是想起了什么,是了花城难道不就是这么做的,而且还做的很好。
“花城主,多谢。”说完也不等花城回答,就拿着扇子跑了出去。
花城看着贺玄的背影挑了挑眉,自己来开导贺玄可是有谢怜的酬劳作为交换的,不然花城这个人才没那么热心。

至于贺玄,已经被花城点醒。贺玄正一边去找师青玄一边恼怒自己,原本就已经决定了,这一世只要陪着师青玄,他的所有困难全部都为他挡开,一旦想通了,就再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了。
贺玄翻身进了师府的后院,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师青玄的院子,看着满是喜庆气氛的院子,贺玄知道师家的人都在给师青玄准备生辰宴。那他来的可谓正是时候。
看着坐在房间里不知在发呆想什么的师青玄,贺玄觉得师青玄与那飞花、艳阳、微风之中,仿佛又变成了那天上的神邸,又或是飞升前的那如画的少君倾酒。
想到这里贺玄苦笑的摇了摇头,只可惜那时的他一心想的都是报仇,从没看到过那时自由自在的师青玄,那时一个他不认识的师青玄,也许那时的他并没有在天上时,那样嚣张跋扈,却又耀眼的即使睁眼觉得刺痛,却又不想挪开。
贺玄就这样站在院子里,看着坐着的师青玄,目不转睛的看着,直到师青玄抬头,看向了院子,看着那个站在院子里盯着自己发愣的贺玄,忍不住抿嘴偷笑。
随后,师青玄走到了贺玄身边,伸手在贺玄眼前晃了晃,开口说道:“贺兄,你在这里等人吗?”师青玄说话时,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翘,声音中是抑制不住的笑音。
“是啊,我在等人。”贺玄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喃喃低语。
“那贺兄所等之人是谁?…等到了吗?”师青玄其实是知道答案的,但是却还是想听贺玄亲口说出来。
“我等到了…我等的人正是你…师青玄。”
“等我么?贺兄是在说笑吧?我不是就在这儿吗?”
“是啊,你一直都在…所以我等到了。”说完话,贺玄就将师青玄抱在了怀里在没有松手。
向来知道贺玄对自己的心意和感情的师青玄,终于还是没能推开贺玄,反而抬手回抱住了他。这也让贺玄的身子一震,更加用力的收紧了手臂,生怕下一秒这个美梦就会醒过来。
不过也就是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师青玄伸手掐了掐贺玄的腰,让贺玄不得不松开了手。这是贺玄终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把手里的风师扇据到了师青玄的面前。
“青玄,你修习道法,需要法器,这个是送给你的,当做你15岁的生日礼物,上面的扇坠是我亲手做的,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希望你不要嫌弃。”一边说着,贺玄一边把风师扇塞进了师青玄的手里。
看着精致古朴的扇子,和仿佛是墨玉的扇坠师青玄爱不释手,拿在手里单独的摩擦,随后难得的主动抬头,吻住了贺玄的戳,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触及分,却也让贺玄开心不已。
至于之后的生日宴,贺玄当然也受邀参加,师青玄怎么会错过,这个难得的能跟爱人一起度过的生日。至于未来的烦恼,那都是未来的事情,与现在又有什么关系,活在当下开心就好。




 

评论
热度 ( 28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