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双玄】所谓情劫 10 END

【双玄】所谓情劫

主CP:贺玄x师青玄

副CP:花怜、权引(之后会有单独的一本)

 如果确定没有什么不适我就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前情提要

楔子                      



贺玄没想到,分别来的如此的让人猝不及防,甚至他曾经想过这一世或许两人真的可以白首不相离也说不定。
一瞬间,悲伤之情充斥在贺玄的胸口,国境四方四海水域波涛翻覆。黑水鬼蜮中霎时间万鬼齐哭,贺玄手下所有鬼将,皆感受到了那来自心神的悲凉。几条骨龙纵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也从四方缩地千里而来。
师青玄这一世肉身凡胎,加之身上纠缠许多贺玄鬼气,那除魔之剑,一瞬间已经伤其根本。贺玄僵硬的一动都不敢动,他不知道那剑到底该不该拔出,他甚至连止血都忘了。
看着这样无措的贺玄,师青玄甚至有些想笑,却不想只不过是一个弯起嘴角的动作,却让他口中的鲜血,抑制不住的往外流。贺玄伸手擦拭着鲜血,却发现只是徒劳。
“玄哥…别…别浪费力气了…陪…陪我…说说话吧…”即使贺玄为师青玄注入妖力,也无法让伤口有所好转。
师无渡这一世的修为,也已经到了近神的境界,他的佩剑又怎能轻易的被妖气侵蚀。然而,看着弟弟的样子,师无渡第一次静静的回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即使贺玄知道师青玄并不是真的死了,却还是心如刀绞,比之之前天煞孤星的命格,比看着他的家人死在面前更让他心痛。
“青玄,你…我…我陪着你…”贺玄的双眼处飘出阵阵黑气,那是鬼的眼泪,也是他的精元。
“玄哥…你别哭…你…咳咳…”说着师青玄又咳出了两口血,“玄哥…让我看看你本来的样子吧…”师青玄虽然知道贺玄是很厉害的鬼,但却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你看好了…”说着贺玄闭上了眼睛,随后原本顺滑的头发,开始变得卷曲,而后蒸腾的水汽从脸上出现,贺玄的半边脸颊多出了几条,黑色的印记,另外半张脸确是完全的苍白的颜色。“记住了,我本命就叫做贺玄,至于我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黑水沉舟。”说完贺玄竟然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接着说道:“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一定没有人敢为难你。”
“好…玄哥…你这个样子也挺好看的…以后可以用这张脸见我的…还有…下辈子…可以继续等我长大吗?”进入轮回的师青玄并不知道情劫的情,自然也不会知道他没有下辈子。
然而,当贺玄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那个空荡荡的心脏仿佛重新跳动了起来,那是承诺,无论什么时候都无比重要的承诺。
“好的…我答应你…我等你…你可不许失约。”就在贺玄如此说着的时候,师青玄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随后他的眼角飘起了一丝白烟,纠缠着贺玄眼角的黑烟,凝结成了泪滴状的琥珀。
贺玄接住那颗琥珀,收进袖中,随后抬起头看向师无渡。就在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时候,谢怜出现了。
“啊…不要打…不要打…师青玄已经渡劫成功了,你们也都本该有自己的修行…别动气…”
随后,谢怜转向师无渡说道:“师无渡,你这一世仍然是飞升的命格,你只要潜心修炼,必定能够飞升,到时候青玄会在天上等你。”
“黑水,你也不要悲伤,你本就知道这个青玄一定会死,只不过是早了几年,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本人,去青玄面前争取,那样得到的就不是一个百年,而是生生世世啊。”说完谢怜一挥手,地上师青玄的尸体,变成了一缕青丝。“青玄这次下凡历劫,本就不想让他伤了根本,所以并没有让他的仙身下凡,而是让他用青丝代替自己,我看他最后真的是用情至深,我擅作主张把这青丝给你,我想风师大人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谢怜说完之后,贺玄拿起地上的青丝和风师扇,将风师扇递给了谢怜,说道:“麻烦太子殿下,将风师扇交给青玄。”
“没问题,对了黑水过几天就是师青玄再度封神的日子,你要不要上仙京观礼? ”谢怜开口询问,毕竟这两个人之间的师情,也没少让谢怜操心。
“我…我担心…”
“担什么心,究竟是否选择忘记你,虽说是师青玄的事情,但是继不继续守护他确是你的事情,难道你连努力都不敢了?而且你二人之间最大的心结就是师无渡,你的仇已经报了,青玄也看到了师无渡的转世,还有什么需要化解的吗?”看着贺玄支支吾吾的样子,谢怜又好气又好笑。
“那几日之后我便去仙京观礼,多谢你了太子殿下。”说着贺玄向谢怜拱手道谢。
“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既然青玄没有事情,你也不要多加责怪师无渡了,即使这一世杀弟是他的一个劫数。”
听了谢怜的话,贺玄点头确定,得到了确定的答案,谢怜才总算可以安心的回仙京了。
至于贺玄,只不过把师无渡扔到了酒店外就不再理他了。

回到仙京的谢怜还有一件头疼的事情要去处理,那就是师青玄的记忆。
一般情况下,作为情劫历练的证明,凡间修行的记忆都是要保留了,然而师青玄和贺玄之间的恩怨纠葛,这下凡渡劫的记忆确是可以选择是否保留的。
看着躺在床上还没有清醒的师青玄,谢怜坐在床边还是想主意,怎么才能说服师青玄。
床上的师青玄悠悠转醒,却没想到睁眼看到的是谢怜的时候,竟然明显生出了失望的神情。
“太子殿下。”
“啊…青玄你醒了?”谢怜回过神来,随后又开口问道:“青玄啊,你的记忆,你准备…”
“太子殿下放心,我不准备消除下凡历劫的记忆,不过我希望太子殿下可以帮个忙。”
“啊…你不准备消除记忆?”一瞬间谢怜觉得自己刚才准备的所有说辞都白准备了。
“是啊…所以太子殿下,快把准备劝我的说辞忘了吧。”
“好…好吧…对了,青玄你准备让我帮你做什么?”
“太子殿下,我跟玄哥太熟了,你能不能用移魂大法上我的身,帮我假装抹去了记忆。”
虽然,谢怜一定是会帮师青玄的,但是有那么一瞬间,谢怜还是有些同情贺玄的。毕竟他自己绝对是不会对花城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几天之后,当贺玄再次来到仙京的时候,看着眼前明显陌生了许多的师青玄,还是愣住了,即使已经预想到了这个结局,贺玄还是觉得心口莫名的酸涩,纵然那里早已经没有了心跳。  
“明…黑水…啊…贺公子,太子殿下已经告诉我了,那个谢谢你帮我修扇子,如果是你修的,这样就挺好的了,我先告辞了。”说完,
“青玄,你等等我。”
“贺公子还有什么事情吗?”师青玄看着贺玄满眼的疏离。
“你下凡历劫的记忆真的全都没有了?”
“全都托太子殿下抹去了。”
“那你没有询问你经历了什么?”
“太子殿下说既然是想要忘记的,那又何必询问。”说完师青玄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同时谢怜用嘴型告诉师青玄:“后面的看你自己了,我走了。”
师青玄也用口型回了句:“多谢太子殿下。”
“青玄,我其实是爱你的,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你想怎样都可以,只希望你别忘了我,行吗?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
“贺公子,这样不好,你先放开我。”师青玄还在努力的保持着,说话时平静的语气,甚至努力的夹杂着愤怒。
“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并不想回答你的问题,不过贺公子,我想拜托你件事情。”
“你说,除了放开你,我什么都答应。”
“嗯…那个…贺公子…按照你修东西的水平,我的风师扇大概用不了几次,所以之后也麻烦你一直给我修扇子了…可好?”这句话说道最后,师青玄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声音又恢复到了原本的跳脱。
“青玄…你…”贺玄转过怀里的师青玄,看到那明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同时脸上的小梨涡也开心的显出了原型。
“你没有忘记我,真好,真好…”说完贺玄就把师青玄抱在了怀里,这一次无论发生什么贺玄再也不会放手了。
“傻瓜。”师青玄抬起手回抱住了贺玄。

两情相悦的人最喜欢黏在一起,很何况他师青玄更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之前的他有哥哥保护,而现在他身边又有贺玄,又有几个人敢招惹他。
谢怜特意为师青玄准备的庆祝宴,师青玄身边的座位直接安排给了贺玄,即使裴茗怎么不愿意,他也打不过贺玄,当然还有师青玄在一旁帮忙,他的胜算也就更低了,只得看着师青玄,随后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着灵文喝酒,灵文在仙京行走的时候,如果是女相总觉得背后阴森森的有目光瞪着跟他说话的神官,灵文知道那目光一定是锦衣仙,索性最后只在他面前化成女相,不过裴茗是难得的一个自己化成男相都会被白锦差别对待的人。拍了拍裴茗的肩膀,灵文为了他的安全决定换个座位。裴茗只能无奈的自己喝酒,不过好在雨师没有嫌弃他。

这些都是插曲,至于贺玄除非一定要回到黑水鬼蜮修炼的时候,余下的时间全部陪着师青玄。
这天又是一个没有事情需要处理的夜晚,师青玄拉着贺玄坐在他自己的风神殿的屋顶上,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说道:“对了,小黑,太子殿下说如果没有执念你会形神俱灭的,你现在?”说着师青玄伸手摸了摸贺玄,发现是实心的就放心了。
“你想问我…现在的执念?”
师青玄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点头用眼神示意贺玄自己是这个意思。
“执念吗?从很早以前我的执念可能就已经变了。”
“变成了什么?”师青玄有些在意的问道。
“大概是…”随后贺玄低下头咬住了师青玄的耳垂,而后继续说道:“陪伴你。”
听到这里师青玄红着脸,捂住了耳朵,使劲往贺玄怀里躲,当然红透了的脸正贴着贺玄的胸膛,即使那里已经没有了心跳,依然让师青玄感到温暖和安心。

风师一人总还是难以掌控世间所有的风水大事,河道水患无人看管,百姓无处申诉可为苦不堪言,却不曾想到是谁再次用起了这个法子。
如同谢怜和花城一样,师青玄的风师像身边多出了一尊鬼王黑水贺玄的像,自此以后无论哪里出现风水不平之事,当地都会将师青玄和贺玄的像一同伫立于此。还真是解决了不少麻烦,而且这次风师像再也不是女体这件事情,让师青玄开心了不少。贺玄也成为了继花城之后,又一个以鬼王身份享仙家香火的。
至于每年的中秋宴,不愿意跟心爱之人分开的贺玄,也就只能被迫坐在了大殿之上。两人的许愿灯也就算到了一处。

至于师无渡,这次飞升却让他更加的无语,谢怜记得他原本之前即使是水神却也是掌管天下财力的,却不想这次是不是因为贺玄原本就有位列仙班的资格,随后又跟师青玄一起掌管天下风水之事,导致了师无渡直接变为了财神,虽说还是掌管天下钱财之事,但是终归是没有水神好听。但是这种事情却也是无法选择的,毕竟飞升都是早已注定的。
好在未来的日子里,师青玄经常跟贺玄一起游历人间,师无渡也因为觉得对不起弟弟所以偷偷帮助玄墨阁,几个人到也相安无事,这样何乐而不为。


------终------


后记

我终于磨磨唧唧的写完了,之后年底的cp会把这个本子印出来作为小料,想要的小伙伴来交换就好。

如果有时间会加写一篇双玄的番外,

顺便还希望可以写个权引的短片!!!

谢谢大家看完~~~


我要去赶cp的稿子了~~~






评论
热度 ( 58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