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十三章 等待[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番外

1

 ~~~~~~~~~~~~~~~~~~~~~~~~~~~~~~~~~~~~~~~~~~~~~~ 


第十三章 等待
    Graves移形换影回到自己的公寓,马上感觉到自己对公寓设下的保护咒消失了。Graves警觉的掏出魔杖,却没想到迎接自己的会是一个‘缴械咒’,险险的躲开了缴械咒的Graves,抬手甩出一个‘统统石化’,被对方用铠甲护身化解,这时Graves才看清楚站在自己沙发上的人,正是前不久越狱还未被抓到的Gellert Grindelwald,而他手上正拿着自己給Credence准备的巫师身份卡。
    “Percival Graves,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部长,这个男孩儿是谁啊,你的私生子?情人的儿子?还是说这就是你的小情人?不过这么大才做身份卡,是个哑炮吧?”男人拿着身份卡,一脸嘲讽的看着Graves。
    “Gellert Grindelwald,你居然敢来自投罗网。”说完Graves用无声咒向赛拉菲娜·皮克科瑞发出信号,却没想到咒语在发出后就被Grindelwald拦截住了。同时Grindelwald开始向Graves发起了攻击。
    Graves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除你武器”Graves使用了最简单易懂的魔咒,Grindelwald则是直接闪身躲过。
    当然会相对于Graves来说Grindelwald实在是算不上手下留情,一个“火焰熊熊”就向着Graves飞去。看到火焰飞来的同时,Graves为自己施加了“铠甲护身”,阻挡住了飞来的火焰,同时使用了“清水如泉”为防止房间起火。随后转身对Grindelwald使用了“石化咒”。
    Grindelwald作为一个熟练使用黑魔法的巫师,怎么会只用这些普遍的魔法,躲开石化咒后Grindelwald对Graves使用了“锥心刺骨”。虽然距离很近但是Graves想要躲过这个咒语并不是难事,没想到,Grindelwald竟然如此的狡猾,他隐约猜到了这个叫做Credence Barebone男孩儿对于Graves的重要性,在攻击的同时念出了Credence的名字,Graves在听到Credence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神,即使Graves马上反应过来这是Grindelwald的诡计,却已经无济于事了,他被Grindelwald发出的锥心刺骨击中倒在了地上。
    随后,Grindelwald拿过了他的魔杖,并把茶几变形成锁链,用来捆绑Graves。同时把Graves卧房的一个箱子利用空间魔法拓展成一个简易的牢房,用来囚禁Graves。
    之后Grindelwald使用漂浮咒将Graves放了了箱子里。“好了Graves,我们现在大概可以好好谈谈了。”说话间Grindelwald把箱子里的一本书变形成了一把椅子坐下,看着因为锥心刺骨还在冒虚汗的Graves。
    “Grindelwald没有什么好谈的,不论我最后的结果如何,你都会被抓住的。”虽然Graves已经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使它不继续颤抖,但是Graves却没有屈服。
    “是吗?那么继续吧,锥心刺骨。”当然,Grindelwald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折磨Graves,而是从他的口中获得更多的消息,为了方便伪装成他,或者说是为了方便自己行事。
    这个锥心刺骨大约持续了一分钟左右,Graves身上的衬衣已经被冷汗淋透了,同时为了防止自己晕过去,Graves用力的咬着下唇让疼痛使自己清醒。
    “何必对自己如此狠心。只要把你折磨的即将晕过去我同样是可以摄魂取念的,你有何必这么难为自己,再说了我保证不难为你的小情人怎么样,我只是想用你的身份为自己办点儿事情。仅此而已。”虽然Grindelwald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可信度,但是既然要这么说自然要做出一副老好人的表情。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再说了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他我又何必担心。”Graves根本不屑于看Grindelwald摆出的好人嘴脸,同时虽然嘴上说着不信,却开始担心起了Credence。
    “那么既然你如此的不听劝,我就只能继续折磨你了,直到你肯让我摄魂取念为止。”说着随手又甩出了一个锥心刺骨,然后坐在椅子上欣赏Graves痛苦的表情,就这样反复的折磨大约过了半个小时,Graves是最终还是体力不支无法正确思考,随即Grindelwald开始对他摄魂取念。
    迅速浏览过Graves的记忆之后,Grindelwald是有些吃惊的,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出身贵族的美国顶级的傲罗,居然会对一个疑似哑炮的巫师交好,同时还会跟他一起玩耍,仿佛被巨怪附身一样。
    利用摄魂取念知道Graves近期发生的事情之后,Grindelwald毫不客气的抓下了Graves的一撮头发,将他们全部融入了手中的酒壶里,随即当着Graves的面喝了下去。Graves看着Grindelwald变成自己的样子,就明白了酒壶中是复方汤剂,之后看着Grindelwald穿上自己平时的衣服,拿着自己的魔杖看着轻蔑的看着自己。
    “Graves你不用担心,我应该不会用你的身份做什么太违法的事情,不过你同样可以放心,你可爱的小朋友我也会帮你照顾的。”说完Grindelwald认真的欣赏了一下Graves脸上的愤怒,然后关上箱子大笑着离去了。Graves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同时也希望Credence能够认出Grindelwald伪装的自己是假的,无论自己怎么,在Graves的心里最不希望看到的是Credence受伤,在他看来Credence那么天真的崇拜着自己渴求着魔法,同时又那么弱小,而Graves自己并没有明白自己的心真正的想法。
    其实Grindelwald在伪装成Graves之后并没有刻意的去找Credence,因为摄魂取念已经让他知道了,那两人见面的方法,然而Grindelwald并不想或者是不屑于很哑炮接触。
    自从那天因为被母亲惩罚,引来Graves开始,Credence每天都在期盼着Graves来接自己,然而Graves却再没有出现过。直到一个多月后的一天,Credence发完了传单之后,照例坐在台阶上等着Graves出现。而Credence不经意间抬头是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Credence想也没想就站起来追了上去,直到拐进小巷,抬眼看到的却是Graves移形换影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身影。Credence伸出手仿佛想抓住什么,却又不知自己究竟为了什么,无助的走近小巷,蹲在角落里哭了起来,心里想着如果是原来的的Graves看到自己这样,会不会上前包住自己。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胸口,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在他看来这远比母亲责罚自己还要难受,而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他却说不出想不通。
    无论是因为依恋又或是怜悯,两人终究是爱上了。

~~~~~~~~~~~~~~~~~~~~~~~~~~~~~~~~~~~~~~~~~~~~

我真的写了,你们不要打我,就是这样TAT

顺便100粉的点文等我周末有时间写个GGAD的吧,我记得上回有个小可爱点了这个~~~

 

评论 ( 8 )
热度 ( 37 )
  1. AlecNights天蛰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