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本命角色方面:斯内普教授,铂金色一家,小龙,吧唧,鱼姐,部长,大副~~~
本人:扎克瑞·昆图、汤姆·费尔顿、马特波莫、露比·罗丝、科林·法瑞尔~~~
cp:哈德、暗巷、狼队、EC、把杯、贾尼、盾冬、夜天使~~~
全职:蓝河、张新杰、孙哲平、莫凡、伍晨~~~
古二瞳十二~~~
剑三佛秀,唐秀,苍丐~~~

《光》第二十一章 再见[真Graves/Credence]

正文

说明 序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

1

  ~~~~~~~~~~~~~~~~~~~~~~~~~~~~~~~~~~~~~~~~~~~~ 

第二十一章 再见
    转眼到了第二天的下午,Graves还有点儿紧张,毕竟除了Credence并没有人知道Grindelwald利用自己的身份做了什么,同时Graves也担心Credence不在信任自己。当Graves走进房间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看到刺痛了心脏。
    Credence努力的缩小自己,同时在自己的身子外面包裹住了一层默默然的黑雾保护自己。
    “Credence,对不起我来晚了。”说话的同时Credence抱住了那团黑雾。
Credence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的怀抱,不同与租利用时的冰冷和嘲讽,他收回了周身的黑雾。
    看到眼前的黑雾消失了,Graves更加紧紧的抱住了Credence,但是领他没有想到的是,Credence变小了,变得比第一次见到时还要小。
    “Credence你怎么变得这么小?是因为那次伤害吗?对不起。”Graves看着怀里大约只有10岁上下的Credence,有点儿吃惊,同时也感到内疚。
    “先生,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Newt跟我说这样或许等到一年以后我还可以去魔法学校上学。”Credence努力的安慰着Graves,同时也是安慰自己。
    “上学?对啊你是巫师,而且即便没有录取通知书我也可以教你的。”说话的同时Graves让Credence面向自己,然后习惯性的摸了摸Credence的头。
    “先生...我...我...害怕。”感觉到了熟悉的温暖,Credence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看到哭泣的Credence, Graves更加的心疼的抱住了他,让他在自己的怀里可以无所顾忌。
    听到Credence的哭声,原本现在客厅的Newt有点儿担心的将卧室门推开了一条缝,看到了Graves坐在床上,怀里抱着瘦弱的Credence,而Credence正趴在Graves的怀里哭着,两只手紧紧的抓着Credence的衣服,同时Graves温柔的排着Credence的背。
    看到这个场面,Newt放心的关上了门。出门之后Fernando向Newt询问了屋里的情况。两人简单的交谈以后,都放心了下来。
    大约是哭累了,Credence的哭声渐渐小了,等到他从Graves的怀里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Graves胸前的衣襟已经全部湿润了,同时西服的领子也被自己攥的皱皱巴巴的了。想到刚才自己的失礼,Credence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先生...我...我...对...对不起。”Credence现在只想找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没有关系的Credence,你能够信任我并且发泄出来,才是最重要的,衣服没有关系的。”说话的同时对衣服做了个清洁一新,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Credence的脸。
    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拿过手绢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然后抬头对Graves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Graves也摸了摸Credence的头作为奖励。看着Credence的情绪稳定了下来Graves想起了今天来的重点。
    “Credence你愿意跟我回到纽约去,让我照顾你,送你去上学吗?”Graves都没有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先生…我…我想留在…英国…”Credence害怕回到那个可怕的纽约,或者说是被自己肆虐的纽约。那里虽然有美好的回忆但是也有可怕的人。
    “Credence我会保护你的,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好吗?”Graves有些不敢相信,同时又觉得心被什么刺穿了一样。
    “先生...对不起。”Credence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还如何面对Graves,他并不是不愿意跟Graves回去,相反的Credence除了Graves的身边那里也不想去,但是他害怕自己成为Graves的负担,他害怕因为自己的原因,Credence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Credence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是你最终的决定吗?”Graves想要做最后的一次努力,我还是不相信Credence会舍得离开自己。
    “是的先生。”Credence为了不让自己动摇,使劲的攥紧了拳头,甚至指甲刺进了肉里都全然不觉。
    “我明白了,Credence这个给你,这是我门家族的家徽,你如果遇到危险就握住它念我的名字,我会来保护你的。”说着Graves給Credence带上了项链,同时在Credence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已经见到你平安,我也就放心了,能不能给我留下点儿什么刚我用来想念你?”Graves说出了自己最后的请求,然而他也知道Credence可能什么随身的物品都没有。
    Credence努力的回想着,却发现自己现在没有任何希望物品起真正属于曾经的自己的。他努力的抓着头想着,瞬间Credence仿佛想到了什么,从Graves的腿上跳下来,从Newt的架子上拿了一个最小的玻璃瓶子,从自己的 头上拽了几根头发下来,放进了瓶子里,交给了Graves。
    “先生...我...我身边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头发可以吗?”Credence把瓶子递给Graves,同时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这个礼物我很喜欢,谢谢你,不过Credence记住一点,作为一个巫师,头发和血液包括身体上的任意部位或者液体都不要轻易的交给别人,这都会使不怀好意的人对你造成伤害,记住了吗?”Graves接过了瓶子放在了心口的位置的衬衣口袋里。
    听了Graves的话,Credence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先生...刚才的那条…手帕…能留给我吗?”Credence低着头觉得自己有点儿得寸进尺了。
    “Credence我下回带一个新的给你吧,我还会在伦敦呆一段时间,你要是想我了可以通过门钥匙叫我,我可以来陪你,同样你要是想给我惊喜,对着门钥匙念自己的名字,就会随即到我身边。”对于Graves来说这可能是最后能够陪伴Credence的日子了吧。
    “不用…新的了…先生…这条就很好。”Credence固执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只好妥协了。”说着Graves拿出了还有些潮湿的,带有Credence泪水的眼泪交给了他。
    “谢谢先生。”说着Credence习惯性的在Graves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帮Credence拉开了房门。再次收到亲吻的Graves,有点儿惊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儿开心的笑了。
   “Credence再见。”摸了摸Credence的头Graves转身离开了。笑着的Graves,将眼中的落寞全部藏在了心里,不让Credence看到。 


~~~~~~~~~~~~~~~~~~~~~~~~~~~~~~~~~~~~~~~~~~~~~~

我真的写的是HE相信我,相信我!!!


不要悲伤!!!


明天更新的千万不要打我!!!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天蛰 | Powered by LOFTER